第一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嘀呜嘀呜嘀呜”,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将古老的校园彻底从午夜的梦境中唤醒,h市政治经济大学的后山被七八辆警车围了个水泄不通,红蓝色的警灯闪成一片。

    虽然已经是深秋季节,刑侦大队队长邱铭的后背却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在警灯的照耀下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此时一个年轻警员匆匆跑来不知跟他说了什么,邱铭听完后立刻转身,快步向着远处一辆并不起眼的普通警车走去。

    到了跟前他似乎踌躇了一下,最终还是一拉车门闪身钻了进去,厚重的车门将外界的嘈杂隔绝地一干二净,邱铭声音不大,在寂静的车厢内却显得异常清晰“谢厅,您怎么亲自来了。”

    车内坐着的正是h省公安厅现任厅长谢伯安,他约莫50多岁的年纪,略有些花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虽然是午夜时分可是谢伯安却毫无疲态,即便是在车内,老厅长也坐得笔直,他自动忽略了邱铭的问题,直接切入主题道:“小邱,现在情况怎么样?”

    邱铭早已熟悉谢伯安干脆利落的行事作风,便立刻汇报道“110在今晚11点左右接警,报案的是政治经济大学校保安队,说有学生在校内后山遇袭。

    值班警员到达现场后发现,两名学生一死一伤,后经校方确认为法学院本科大三学生许倩、夏晓宁,许倩当场死亡,夏晓宁重伤昏迷。

    同时在两人遇袭现场发现了大量新鲜人类血迹,按照出血量初步估算至少还有两名成年人遇害,由于案情性质恶劣,值班警员第一时间上报,刑侦队目前还在搜寻另两名受害人的遗体。”

    邱铭话音刚落,便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门外一个年轻刑警正扶着车门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见了邱铭立刻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道:“邱队,不不好了,湖那边那边”

    他的话还没说完,邱铭已经跳下车三步并作两步向着湖边走去,小警员口中的湖是政治经济大学校内的一处天然形成的湖泊,由于湖底多五彩卵石,因此被命名为“彩石湖”。

    此时彩石湖边早已围满了警察,见邱铭过来,大家自动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怎么了?”

    “报告邱队,湖上有东西。”

    h市位于南方z省,秋冬两季多阴雨天气,这两日也总是阴沉沉的,此时月亮躲在厚厚的云层后面,只露出一个模糊的虚影,湖面上漆黑一片,邱铭的一颗心被高高地悬起,那种感觉就好像恐怖电影里鬼怪即将出现前的一刻,每分每秒都折磨着邱铭今夜已经不堪重负的神经。

    老天爷终于开恩似的让月亮从云层后钻了出来,湖面上终于亮堂了些,借着微弱的月光,似乎有什么东西正随着阵阵涟漪越漂越近。邱铭眯起眼睛望向那漂浮物,突然他的瞳孔骤缩,后背唰地出了一层冷汗,那是两张人皮,更准确地说是两张残缺的人皮!

    然而还没有等邱队消化完这恐怖的画面,湖底便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湖面开始翻腾,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浮出水面,邱铭刚想示意岸边的警员们向后退,一股腐肉和血腥混合的浓烈气味腾地飘散开来,几个里湖面最近的年轻警员被熏地当场呕吐了起来。片刻功夫后,湖面上便飘起了一团残缺不全的骨头、肌肉和内脏。

    邱铭的胸膛剧烈地起伏,他也曾经历过无数的大案,可这一瞬间竟也控制不住地战抖了起来。眼前这如同地狱般可怖的场景,任谁也无法想象会出现h市这样一座省会城市的知名学府中。

    就在邱铭大脑几乎出于死机状态的当口,一只苍老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邱铭回头一看,心不知怎么地就定了,刚刚坐在车内的老厅长,此时已站到了他的身侧。

    谢伯安一言不发地注视着面前令人作呕的湖面,斑白的头发在夜风中微微浮动。

    “后山和彩石湖即刻全面封锁,务必保证学校的正常秩序,不要造成恐慌,听明白了吗!”谢伯安压低了声量,可语气却是无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是!明白!”

    远处清冷的月光将政治经济大学的校园勾勒出一个模糊的轮廓,然而谢伯安和邱铭心中都明白,这所古老的大学已经被笼罩在一场腥风血雨之中。回到车上,谢伯安立刻不假思索地对司机道:“送我去机场,让秘书订最近的飞北京的机票!”

    司机惊异地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问道:“谢厅,直接去机场吗?您要不要回家拿几件衣服?”

    “不必!”

    司机跟了谢伯安多年,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急迫,车头迅速转向,朝着机场方向疾驰而去,红色的尾灯在浓稠夜色中很快便消失地无影无踪。

    第二天,省公安厅

    谢伯安面前清心降火的菊花茶已经被泡得没了颜色,他第n次地起身在办公室里踱起步来,案发当夜,他便飞往北京向公安部报告了这起耸人听闻的重大刑事案件,并申请成立专案组赴h市调查案情。

    公安部的效率很高,在谢伯安第二天离开北京时便给了答复,同意成立专案组,小组组长将同日抵达h市展开侦查工作。

    此时窗外已然夕阳西下,按说这人也该到了,谢伯安焦躁地从办公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