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聂涵川闻声看去,来人约莫28,9岁年纪,留着一头乌黑的披肩卷发,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深棕色的瞳仁如琥珀般闪着别样的神采,鼻子又高又挺,生得十分俏皮。她身穿一件银灰色的茧型大衣,里面配了宝蓝色的羊绒衫,下身一条黑色的小脚西裤和同色短靴,正嘴边含笑,缓缓地走进屋来。

    刘菁终于终止了他的表演,朗声道:“各位,我给你们介绍,这就是负责配合咱们公安同志工作的我校代表,法学院的特聘客座教授程慕昭,程老师。程老师,这是谢厅和聂处。”

    程慕昭随即伸出手轻轻道“谢厅长、聂处长你们好,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多多关照。”聂涵川与她轻轻一握,那手带着室外微凉的气温,仿佛是块温润的玉石。

    然而程慕昭的到来只是暂时终止了刘菁的表演,此时刘处又自动开始了新一轮的即兴演讲:“说起我们程老师,那可是年轻有为啊!程老师是我校法学院的高材生,后赴英国深造并获得法学博士学位,主攻国际商法,现在是英国知名律所gdc历史上最年轻的合伙人,这次是校领导专门聘请回来担任为期一年的客座教授。说起政治经济大学,那历史就要追溯到新中国成立前…”

    程慕昭打量着面前的专案组组长,她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位身着笔挺警服,不苟言笑,两鬓斑白的中年大叔,可眼前这人看起来不过30刚出头的年纪,乌黑浓密的头发并没有怎么认真地打理过,看样子头发的主人应该是每天起床后用手扒一扒便了事,因此也谈不上什么发型。

    男人的相貌颇为出众,深眼窝、高鼻梁,再配上一副薄薄的双唇,无论是从东方还是西方的审美角度来看,都堪称“英俊”。不过这人的衣着打扮却显得有些非主流,对于程慕昭这种习惯了黑白灰搭配的律政精英来说,那件粉色的t恤怎么看怎么扎眼。

    此刻,男人身体微向前倾,时不时地频频点头,似乎对于刘处的高谈阔论颇为认同,可从他空灵的眼神,程慕昭觉得这位专案组组长应该已然走神很久了。

    谢伯安面前的茶叶泡了第三泡。刘处才刚“回首完过去”,正要“展望未来”。

    “咳咳。”谢伯安终于忍无可忍地轻咳了两声“刘处,案子紧急,我还有事要和聂组长讨论,反正今天双方也都认识了,以后工作中你们再多交流吧。”

    看着邱铭将刘菁和程慕昭两人送出门,聂涵川也准备告辞,谢伯安却再次指了指身前的椅子,聂涵川无奈又坐了下来。

    “涵川,你怎么看这个程慕昭?”

    聂涵川似乎并不意外谢伯安会问这个问题,他略一思忖道:“社会精英,业界翘楚。只是我很好奇政治经济大学为什么会选她来配合警方调查凶案。”

    谢伯安点了点头道:“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你也知道,法学院是政治经济大学最有声望的院系,其主要方向是经济法、国际商法。在其中担任教职的基本上都是知名律师、或大企业的外聘法律顾问,程慕昭又是校方特意从海外请回来的客座教授,按说配合警方调查凶杀案是怎么也不会轮到她的。但从我了解到的情况,居然是她本人自告奋勇要求参与调查的。我有种强烈的感觉,程慕昭要参与办案有她自己的目的。所以在办案过程中你要注意,第一务必要保证程慕昭的人身安全;第二留意她参与办案的目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谢伯安深深地看了聂涵川一眼。

    “是!”

    深秋的夜里,气温不足10度。政治经济大学的后山又临着彩石湖,因此,哪怕只是微风阵阵也让人感到寒意深重。整个后山和彩石湖附近都被醒目警戒线拦了起来,邱铭带着刑侦大队24小时驻守在此,除了进一步搜寻线索之外,更重要的则是为了保证闲杂人等不会进入现场。

    今夜在后山路口值班的警员姓方,是个刚从公安大学毕业的新人,刚来报道就碰上这么血腥的刑事案,小方警官心中说不紧张是假的。此时夜已经深了,学生宿舍早已熄灯,整个大学校园陷入了长久的寂静中。小方警官将自己身上警用大衣紧了紧,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崎岖的羊场小道,昏暗的路灯只能照亮他眼前的一方之地,路的尽头一片黑暗,那里就是案发现场,微风拂过,路两边茂密的树木枝叶碰撞发出“沙沙”地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隐逸期间,窥探着校园中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突然眼前一个黑影闪过,小方警官心中一惊,伸手便按开了腰间枪套的扣子。

    “什么人!”

    来人似乎没想到会把他吓那么一跳,有些抱歉地说道:“误会,误会,自己人。”说着便伸手向怀里掏去。

    “别动!”小方警官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