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省人民医院

    案子唯一的幸存者夏晓宁其实并没有什么严重的外伤,可是从入院至今她都没有恢复清醒的意识,按照医生的说法,这是由于受到了严重的惊吓而导致的精神失常,什么时候能清醒还是未知之数。

    聂涵川和程慕昭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向里看去,夏晓宁正靠坐在床头,她用被子将自己除了脑袋以外裹了个严严实实,两眼空洞地望向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

    走廊尽头过来一对中年夫妇,相似的眉眼使人立刻就判断出他们是夏晓宁的父母,案发后,夏家父母悲痛交加,几乎24小时守在病房外,听说聂涵川警察的身份后,两人的脸色更加难看。

    夏母甚至当场指着聂涵川的鼻子质问道:“我的晓宁都这样了,你们警察还想干什么!找不到凶手是你们无能!滚!不许来骚扰我的女儿!”

    哗啦,病房里传来东西倾倒的声音,夏家父母立刻推门冲了进去,聂涵川和程慕昭顺着半开的病房门向内看去,夏晓宁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发起狂来,床上的枕头、被子全被她扔在地上,墙边的立式衣架也被推倒在地,病房里一片狼藉。夏母眼中含泪想将女儿拥入怀中,可是夏晓宁似乎根本不认人,夏母竟完全不能近身。

    医护人员终于赶来,几个护士七手八脚地将夏晓宁按住,一个医生迅速给她注射了微量的镇静剂,整个过程中夏晓宁都在拼命地挣扎叫喊:“有鬼!有鬼!倩倩快跑!快跑!我的头好疼!让那笛声停下!我不要听,不要听!”

    门口聂涵川的身子猛地一震,又是笛声,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终于镇静剂开始起作用,夏晓宁慢慢地安静了下来,夏家父母看着变成了这幅模样的女儿,不禁悲从中来低声啜泣。聂涵川向程慕昭递了个眼神,两人默默地离开了人民医院。

    卡宴的隔音效果堪称一流,外界车水马龙的喧嚣全被隔绝在外,聂涵川双手稳稳地扶着方向盘,两眼平视前方的道路。孙雨萌和夏晓宁两个接受了多年唯物主义教育的姑娘都出奇一致地认为自己撞了鬼,这一点令他颇为迷惑不解。

    莫非这百年学府中真有人装神弄鬼不成,可凶手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毕竟这不是科学不发达的古代,如果这是想借此混淆视听也未免太不把现代刑侦技术当回事了,不过无论当事人口中的故事如何光怪陆离,他都必须尽快找出隐藏在其中的真相。想到这里,聂涵川点了点油门,车子汇入长龙般的车流中向着市中心驶去。

    当初他突然接到担任专案组组长的任命,由于时间仓促省厅一时没有合适的办公室给专案组,聂涵川就请示了部里把专案组的临时办公室设在了聂家在h市的一套别墅内,那里地方够大房间也多,更重要的是离政治经济大学只有一个街区,交通方便,省去了组员住酒店的尴尬也算解了省厅的燃眉之急。

    聂涵川打算先带程慕昭认识一下自己的组员也便于以后工作上的配合。

    车子刚在小区门禁外停稳,副驾驶座上的人便开了口:“聂组长是要去我家坐坐吗?”

    什么?“去你家坐坐?”聂涵川拿门禁卡的动作不由地一滞,他抬头看了看天色,秋高气爽、阳光正好。

    在这一派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气氛中,程老师居然公然向警方人员提出这么直接的邀约!太过分了,就算你有大长腿也不行,聂组长觉得自己钢铁般的意志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认为有必要现在就好好给程老师补习一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程慕昭这一天下来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了,她和眼前这位专案组组长的思维始终不在一个次元,聂涵川毕竟大了她几岁,虽然她一直认为几岁的差距还不至于产生思想上的代沟,可万一聂组长的心理年龄是个退休老干部呢?

    程律师从来都是结果导向主义者,立刻便针对这一问题制定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多沟通、多解释。”于是她马上补充解释道:“我家就住在这个小区。”

    说来也巧,小区开发商当年在建设楼盘时,将整个楼盘分成了别墅区和公寓区两个部分,别墅区满足三代同堂的居住需求,而公寓区则建了三栋50层的超高层住宅,面积从90平米到180平米,以迎合年轻人或单身贵族的喜好。

    程慕昭购买的房子便属于公寓区,当时她还在国外工作,想着日后如果回国短期停留,总有个独立的容身之所,即便没有机会入住,权当投资也好,谁知这么巧正好和聂家别墅在同一个小区。

    知道了真相的聂组长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在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