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好,大家把目前掌握的信息都说一下,程老师,你也跟着听一听。”

    胡侃:“夏晓宁和许倩的社会关系简单,两个家庭我也做了详细的了解,都属于中产阶级家庭,两人的父母也没有牵扯什么金钱和感情纠纷,因此基本可以排除针对这两名学生或是她们家庭作案的可能。”

    魏骁:“我和老胡在校园里做了随机的走访,这个案子在学生中被传得神乎其神,并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或是重点怀疑对象。我们也询问了部分教职工,这些人大都讳莫如深,应该是担心影响自己或学校的声誉。”

    谭慧:“夏晓宁和许倩的手机以及社交软件上的信息都很正常,除了学习和学校社团活动外没有什么和案件相关的线索。案发现场附近的摄像头被破坏的太严重,确实无法修复;彩石湖周围的监控没有发现异常。”

    毛珏:“从彩石湖打捞上来的残尸被粉碎的十分彻底,打个比方,就好像将人扔进了绞肉机里,现阶段暂时无法判断凶器的形状。同时只根据两张残缺的人皮,我没法复原受害者的样貌,因此这两名受害人的身份还不能确定。

    不过他们的年龄应该在50-60岁之间,根据粗大的手指和腿部关节判断,应该长期从事体力劳动。男性受害者腹部皮肤有一道术后疤痕,这说明其曾接受过手术治疗,从疤痕新旧程度上看,这次手术治疗至少应该发生在10年前,这或许可以为我们后面确认死者身份提供帮助。许倩的情况比较简单,致命伤在头部,为撞击导致的颅内出血死亡。”

    线索还是太少了,聂涵川沉吟片刻道:“时间有限,既然夏晓宁这边没什么突破,毛珏,你再将彩石湖中残尸仔细检视一遍,包括衣物和尸块上的微生物分析,尽全力确认两人的身份,相信尸源的身份明确后,我们将会获得案情新的突破口。胡侃、魏骁继续了解案情的相关信息,重点放在学校后山这半年来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谭慧登录一下学校的各论坛,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众人:“是。”

    嘱咐完所有的事已是傍晚,聂涵川十分绅士地主动提出要送程老师回家。程慕昭推却不得,便由也他去了。

    别墅到公寓还不到100米,两人很快就到了,程慕昭正要刷卡进楼,却被叫住了,她以为对方是要再客套两句,却没想到聂涵川一脸严肃地说:“程老师,有几句话我还是想先提醒你一下,这个案子看起来诡谲莫测,不过我是不信什么鬼神之说的,从现在所掌握的信息看,凶手是校内人员的可能性极大。而你校方代表的身份是公开的,所以你在明,凶手在暗。请一定要格外小心,注意安全。一旦发现什么不妥,无论什么时间,希望你立刻联系我,好吗?”

    聂涵川折腾了一天,此时头发早已被肆虐的北风吹成了鸡窝,再加上一身非主流的行头,刚才过来的时候差点被小区巡逻的保安当成不法分子,可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灼灼,程慕昭脑中没来由的便浮出了“正气凛然”四个字。

    “好的聂组长,我一定注意,多谢提醒!”

    得到了她肯定的答复,聂涵川这才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示意她赶快进去,程慕昭的身影刚消失在单元楼的大堂,聂涵川口袋里的手机便“嗡”地振动了起来,他只看了一眼就觉得眼皮子直跳,来电显示“聂大小姐”,这位聂大小姐不是别人,就是聂涵川唯一的妹妹,聂涵珍。

    聂家一子一女,两兄妹年龄相差7岁,所以从小聂涵川就把小妹妹宠上了天,感情无比亲厚。

    聂家父母十分开明,并没有硬逼着唯一的儿子继承家族生意,所以现在家里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