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聂涵川的话让所有人平地打了个冷颤,胡侃和魏骁终于在一片滋滋啦啦在的杂音中锁定了目标。

    魏骁不可思议地开口道:“这,这是…”

    聂涵川:“是笛声,那个出现在孙雨萌、夏晓宁噩梦中,也曾想要诱导我的笛声。”

    胡侃:“可是笛声本身不能杀人。它在这些案件中又起什么作用呢?”

    “看来,我来的正合适啊。”聂涵川寻声看去,程慕昭正站在门口,她腋下夹着教案显然是才下课,手里两个大大的袋子正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慕昭”、“慕昭姐”众人立刻撇下了自己的领导,向着美食,不程老师飞奔而去。

    “哇!我最喜欢的披萨!”“我要海鲜饭!”“我要那个意面!”

    “还有烤鸡翅!”“哎呀,慕昭,你真是太贴心!太善解人意了!”聂涵川抚额,这一群只认饭不认人的下属,这么快就被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给击倒了,但是聂组长从来不走寻常路线,他决定一定要在资本主义铜臭的面前树立起专案组“富贵不能淫、不食嗟来之食”的高大、光辉形象,于是在一片此起彼伏的吧唧嘴背景音中,聂组长脸不红、心不跳地伸出手:“程老师,感谢你对专案组工作的支持和对我们的关心,我代表…嗯?!”入手的并不是美人的纤纤玉手,却是一张白色的纸条。聂涵川盯着自己掌中白色的纸条,心想: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程慕昭似乎听到了他的心声,立刻解释道:“我明白,我明白,你们纪律部队有八项规定,这是外卖小票,你微信转账给我好了,聂组长办案辛苦,我就不收跑腿费了。”

    靠,现在海外华侨都知道八项规定了?!聂涵川震惊了,还没有等他恢复过来,程慕昭又从包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他。

    聂涵川狐疑道:“这又是什么?”

    程慕昭:“上次孙雨萌和夏晓宁都提到了笛声,我就留意了一下,请学校里的同事帮我调取了政治经济大学里会吹奏竹笛的人员名单。你放心,我是打着校庆出节目的借口要的,应该不会有人怀疑。”

    聂涵川没想到程慕昭竟能思虑如此周详:“谢。。”他的第二个谢字还没出口,便被面前的美人打断了“谢就不必了,我既然代表校方配合警方的工作,这都是应该的,名单中有个叫高颖的,是我大学同学,警方有需要可以先向她了解一下大致情况,好了,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到了门口,程慕昭突然优雅地回过身,冲着聂涵川俏皮一笑,然后扬了扬手机道:“别忘了转账哟。”

    聂涵川本来正有些心神荡漾,听得这句话心中的粉红色泡泡顿时碎成了千万片,自己果然又被程老师套路了。

    快要立冬的天气,即便是夜生活十分丰富的h市,人们在北风呼号的刺激下也都纷纷躲进室内,享受着暖气和被窝带来的温暖,整个城市似乎都安静了下来。

    专案组的别墅内却灯火通明,气氛异常凝重和紧张,聂涵川两条好看的浓眉微微皱起,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扣着实木桌面,发出节奏感清晰的敲击声:“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第一起案件中两名受害人应该来自沿海省份,且长期从事海上体力活动,年龄在50至60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外省市人普通话通常不太标准,在大学中应该比较容易辨认。

    胡侃、魏骁你们俩一组,明天去一趟政治经济大学,看看学校内的劳务人员最近有没有失踪或突然无法联系的?另外也在校园内了解一下,最近有没有符合描述的陌生面孔在校内出现过。

    毛珏、谭慧你们俩一组,扮成政治经济大学的学生,去了解一下名单上的这五个人的基本情况和两次案发时他们的行踪。

    记住,一定要暗中进行,以防打草惊蛇。明天我也会和程老师去拜访她曾经的同学,先了解些背景信息,有什么消息我们保持沟通。”

    众人:“是!”

    聂涵川又看了一眼名单上程慕昭所说的那位老同学:高颖,生命科学学院生物工程专业副教授留美博士半年前回国。

    连续发生了两起耸人听闻的命案,虽然省厅和学校尽力封锁了消息希望维持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但是纸总是包不住火,更何况政治经济大学的部分学生家里也很有些背景,很快各种小道消息就不胫而走,为了自家孩子的生命安全,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向校方申请休学,学校也确实怕再有学生出事,干脆就将老校区的大部分教学活动和所有校庆安排全部挪到了位于高新区的新校区,宿舍在老校区的学生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