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专案组别墅内,夜已经很深了,毛珏和谭慧早早便得了聂涵川特批,迫不及待地各自回房会周公去了,从专案组接手案子以来,两学霸连天加夜,着实累得够呛。

    此时客厅巨大的实木桌前只剩下胡侃和聂涵川两人,胡侃皱着眉头来回翻看着程慕昭上午的笔录,然后他咂了咂嘴道:“奇怪呀!老聂,你觉不觉得程老师的笔录有问题?”

    聂涵川乌黑的瞳仁在鹅黄色灯光的映衬下带着抑制不住的跃跃欲试:“怎么讲?”

    胡侃将身下的椅子向前挪了挪,他用手指点了点推到聂涵川面前的笔录道:“你看,程老师曾说高颖对她走上木桥表现得十分激动。我以为是高颖害怕吕杨遗失的手表被发现。可是现在想想,当时距离吕杨遇害已经过去了24小时,高颖有充足的时间清理现场,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她又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证物遗落在桥下呢?”

    “另外,从时间线来说,程老师中毒在前,遇袭在后,难道说高颖刚下完毒就后悔了,觉得还不保险,赶紧再去补刀。好,我们姑且认为高颖的想法就是这么变态吧,可是这前后两种方式的差别也太大了。按照毛珏的说法,毒剂只会令人失去部分记忆,几乎不会对人体造成什么伤害。袭击可就不一样了,当时咱俩都在场,说真的那可完全是奔着要程老师的命去的。老聂,这么说吧,除非你告诉我高颖精分了,否则我是接受不了的。”胡侃两手一摊,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聂涵川,似乎在等待着他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聂涵川:“你说得很对,所以我认为下毒和袭击是不同的人”

    胡侃:“会不会是刘菁,这小子那晚鬼鬼祟祟的!”

    聂涵川:“我还不能确定,刘菁当晚虽然形迹可疑,但他肯定不是和我交手的人,那人给我的感觉很奇怪”。

    胡侃:“奇怪?怎么个奇怪法?”

    聂涵川紧锁着眉头,眼神似乎要跨越时间的阻隔回到当时的现场:“讲不上来,说句唯心主义的话,我和他交手时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

    这样静谧的夜里,聂涵川的话让胡侃一阵恶寒,他下意识地拢了拢自己的衣袖道:“艹,老聂,大晚上的,你能不吓人吗?一会儿你还让不让我好好睡觉了。”

    聂涵川发出爽朗的笑声,他伸出手在胡侃肩头一拍,揶揄道:“哟,看不出胡大警官还怕鬼啊!得得得,今天够晚了,赶快回屋洗洗睡吧。”

    别墅内的设计装修由聂氏自己的房地产公司经手,自然是尽心竭力,唯恐不能令东家满意,所有的家具也都是名牌配置。

    聂涵川躺在king size的真皮大床上想:高颖和刘菁都已经被实施了监控,两人是否无辜,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可是这个案子还有许多的有待解开的谜题,比如:凶手的行凶手法,无论是高颖还是刘菁都没有能力实施这样的杀戮;又比如,孙郁闷和夏晓宁口中的“鬼”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两张人皮如果真的是王洪福夫妇,那么这百年名校中的凶案,又是怎么和万里之外云州的两个中年村民联系在一起的呢?聂涵川的大脑在超负荷运转了一天后,终于决定罢工,带着他所有的意识沉沉睡去。

    翌日清晨

    众人正围坐在桌旁,边吃早餐边听聂涵川布置接下来的侦查方向和工作内容,大门口突然响起了个熟悉的声音:“哎呦,抓凶手可别忘了我啊!”

    “魏骁,你回来了!”魏骁倚靠在门边,他黝黑的面庞比走之前略瘦了些,不过精神状态倒是很好,聂涵川高兴地走上前,大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聂,我告诉你,这次我可是不虚此行,收获颇多啊!我发现”

    聂涵川:“行,不急着一时半会儿,还没吃饭吧,先过来吃早饭,咱们边吃边说。”

    别墅内温暖如春,咖啡混合着吐司的香味,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魏骁大口喝着咖啡,随手拿起份三明治便开始了他的叙述:“这个王洪福啊,是他们村里有名的泼皮、无赖,全村人都不待见他们两口子,两人曾有个女儿,可是大概二十多年前吧,他女儿也出意外死了,本来这两人一直过得是一穷二白,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儿,自从三年前,他们家居然突然富了起来,还盖了新房。那新房我去看了,三层小楼,虽然农村自建房便宜,可是那样的小楼怎么着也得几万块钱,村民们也觉得奇怪,有人曾经问过他们夫妻俩是做什么营生发的财,两人的嘴都紧得不得了,只说是抱了财神爷的大腿。大家啊,都怀疑他们夫妻俩做着见不得光的生意。”

    聂涵川“那村里人知道他们到h市是来干嘛的吗?”

    魏骁:“都不太清楚,夫妻两人只说要去h市享福。你们说怪不怪?”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