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高颖所在的生命工程学院是栋颇有欧式风格的红色砖楼。楼里来来往往都是准备去上课的老师,或是前来和导师讨论课题的学生,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大家纷纷向教学楼赶去,楼里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聂涵川他们来到高颖所在的教研室,透过门上的玻璃向里望去,里面稀稀拉拉的坐了几个人,应该都是同一院系的老师,大家都在伏案工作,而高颖就在靠近窗口的座位上。

    聂涵川三人推开门放轻了脚步走到高颖的办公桌前,他用手轻轻扣了扣桌面,高颖抬起头看清了来人,她秀美的脸上一片冷若冰霜:“聂组长,有何贵干?”

    聂涵川自动忽略了高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高老师,有几个问题需要和你再确认一下,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高颖听了这话,坐在那里半天没动,聂涵川见她没有反应,又压低声音说:“高老师,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可以通知校方请你到专案组去问话,你自己考虑清楚。”过了好半天,高颖才缓缓起身随着聂涵川三人来到楼下的一处长椅旁。

    “高老师,我再问你一次,你认不认识吕杨?”

    “认识。”高颖抬头看着聂涵川,坦然地答道,聂涵川心下不禁有些奇怪,他本以为这次高颖无论如何也要再否认一番,没想到她却痛快地承认了。

    “哦?那你们是什么关系?”

    “他正在追求我。”

    “上次你为什么不说?”

    “我害怕惹上麻烦。”高颖几乎是对答如流,仿佛答案在她心中已经练习了无数遍。

    “害怕惹麻烦?”聂涵川冷笑一声,眼中尽是寒意“你现在倒是不怕惹麻烦了?我问你,吕杨遇害当晚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对!我们一起吃了晚饭,然后他送我回家。”

    “后来呢?”

    “我一直待在家里没再出去过,后来我就睡觉了。”高颖扯了扯嘴角带出一个几近嘲讽的微笑。

    “一直待在家里?有人证明吗?”

    “我自己在家,没人证明,不过警方好像也没有证据证明我那晚在案发现场吧。”

    聂涵川看着眼前弱不禁风的女子,心想若是程慕昭在场,听到她和警方刚才这一番针锋相对不知会作何感想。

    旁边的胡侃轻咳了一声,聂涵川不动声色地收敛住自己的心神,高颖的一番抢白本在意料之中,她之前既然刻意隐瞒和吕杨的关系,必然不会老实交待当晚案发现场的情况,聂涵川不急不慢地继续开口问道:“高老师,恕我冒昧,你喜欢吕杨吗?”

    高颖饱含凌厉之色的眼神在听到这句话时瞬间黯淡了下去,她抿了抿嘴角,许久之后才开口道:“这是我的隐私,和聂组长无关。”

    “好,那我换个问题,你知不知道他原本打算今天为你庆贺生日,为此还专门在一个月前去“茱莉叶”特意定制了一款叫“仲夏夜之梦”的蛋糕?”

    “什么?”高颖震惊地抬起头,一双漂亮的杏眼中交织着痛苦和悔恨,然而很快就又被冷冷的淡漠所取代了“是吗?那又怎么样呢?”她别过脸道。

    “你想看看那款特意为你准备的蛋糕吗?我拍了照片。”聂涵川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调出了照片。

    高颖像个等待父母打开糖果盒子的小孩伸长了脖子向聂涵川手中看去,可突然她神经质般地向后退了一步,斩钉截铁道:“不用了,人都不在了,我看不看的也没什么意义,聂组长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要回去准备教案了,一会儿还有课。”

    胡侃和魏骁正想出声阻拦,却见聂涵川轻轻的摆了摆手:“行,今天就先到这里,不过高老师,在案子侦破之前请你不要离开h市以方便我们随时问询。”

    高颖默默地点了点头,随即快步向身后的红色砖楼走去,瘦削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漆黑的楼道中。

    聂涵川三人正准备转身离开,魏骁突然瞥见路边板报栏后人影一闪,似是在躲避他们的视线“什么人?出来!”随着魏骁的喊声,一个熟悉的矮胖身影不情不愿地从板报栏后缓缓地挪了出来。

    聂涵川看着眼前的老熟人挑了挑眉,他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上,不急不慢地抽了起来,刘菁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呐呐地开口:“各位警官真是巧啊,哈哈……”

    聂涵川轻蔑地哼了一声“是够巧的,这都第几次了、刘处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怎么每次我们来学校调查案情你都恰好在附近啊?”

    “我…这个…”刘菁紧张地摸了摸毛发稀疏的脑袋,还没有等他给出答案,眼前忽的一暗,聂涵川突然上前,居高临下冷冷地道:“刘处,你和这案子是不是有什么牵连啊?”

    刘菁肉眼可见地在原地打了个寒颤,赶忙摆起胖乎乎的双手,头摇得跟拨浪鼓般结结巴巴地说:“没,没,没,没有,各位警官这,这,这都是误会、误会我今天是为了高校长父女出席明晚校庆彩排来确认时间的。这不正巧碰到咱们专案组警官们在办案,我也不方便打扰,所以,所以就等了一会儿。”

    胡侃“那你躲在板报栏后面偷偷摸摸地干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等啊?”

    “我…我…这个…”刘菁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对了刘处,正好我也有情况想向你了解一下,你放轻松千万别紧张,照实回答就好。”聂涵川刚才还布满寒霜的脸庞突然绽放出一个亲切无比的笑容。

    刘菁不仅没有轻松,反而觉得浑身都有要抽筋的趋势,但又不敢拒绝,只得头如捣蒜般应道:“好的,好的,有什么问题您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说你大学时代是高颖的父亲高建新校长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