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百米开外的专案组别墅内,气氛就没有那么轻松、惬意了。

    胡侃:“老聂,你想好了?真要这么干?”

    聂涵川站在案情分析板前,所有的现场照片、证人证言、分析数据、网络信息编制成了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在板上星罗棋布,看似各自独立却又息息相关,而所有这些线索最后都指向了一个中心“高宅”。

    听到胡侃的问话,聂涵川转过身:“没错,今晚高家父女要去新校区进行校庆彩排,正是我们一探高宅的好机会!”他的表情十分轻松,仿佛刚才只是和胡侃在讨论晚上的菜式。

    魏骁:“可是谢厅不是叮嘱过,针对高颖的问话和行动,我们都要十分谨慎吗?”

    听了这话,聂涵川双眉微挑,眼神中多了一丝戏谑,魏骁暗道不妙,自己领导看样子是想作妖。

    果然就听那人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再说咱们偷偷地去,谢厅怎么会知道呢!”

    胡侃和魏骁顿时像锯了嘴的葫芦,不吭声了。聂涵川答疑完毕,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白天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今晚咱们就一探高宅虚实!”

    胡侃魏骁:“是!”

    送走了谭慧,程慕昭走进淋浴间打开了热水,温度适中的水流轻轻地滚落在她洁白的脊背上,这让她想起,昨晚被梦魇所困时,似乎也有人这样温柔地拍打着她的后背以示安慰,程慕昭不由地莞尔一笑,谭慧这个小丫头,平常完全是一副技术宅模样,想不到关键时刻还挺会照顾人的!

    她掬起一捧清水抚上面颊,感觉整个大脑也渐渐被唤醒,洗完澡,程慕昭换下了昨晚早已被冷汗浸湿的家居服,终于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起来。

    聂涵川早上离开前已经将屋内恢复原样,程慕昭看见廊厅里还挂着遇袭那晚自己穿的外套,心中又升起一丝苦涩,那么多的线索,那么多的破绽都指向昔日好友,她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高颖可能在这起骇人听闻的案件中所扮演的角色。

    她走向廊厅,从衣架上将外套取下准备送去干洗,突然只听“啪嗒”一声,什么东西掉落在实木地板上,程慕昭低头看去,手机?自己的手机不是已经在那晚遇袭的时候丢失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程慕昭弯腰捡起,皱着眉头回想了好一会儿,她记得当时曾用手机的闪光灯去干扰身后的袭击者,一定是那时自己随手就将其塞进了外套口袋里,这才没有跟着包里的其它东西一起丢失。

    一道闪电划过大脑,也许她当时拍到了袭击者!程慕昭迅速滑动解锁,进入了相机照片。

    果然,十多张漆黑一片的照片正静静地排列在相册中,她一张张打开、放大,仔仔细细,连个虚影都不愿放过,猛地程慕昭的瞳孔骤缩,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这是……?!

    屋内的挂钟正指向中午12点,而地球的另一边却已是午夜,可程慕昭还是毫不犹豫地指尖轻点,电话中传来“嘟嘟”的接通声,两三声过后,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清晰地响起:“isabella?”

    程慕昭:“michael,i need your help now!”

    当晚,一辆黑色的辉腾在浓重夜色的掩护下,悄无声息地停在了距离政治经济大学后门不远的墙根下。

    聂涵川:“新校区距离市区较远,起码40分钟车程,谭慧会时刻关注彩排现场高家父女的动向及时向我们报告,胡侃你留在高宅外负责接应。

    魏骁,你和我进去,高宅情况不明,一定小心。另外我总觉的高宅那座木桥有古怪,所以接近木桥时务必保持十二万分的警惕,明白吗?”

    胡侃:“明白!”

    魏骁:“明白!”

    聂涵川走到高宅墙下,两脚一蹬,双手顺势在墙头一撑,纵身跃入了宅中,魏骁紧随其后,也翻身入内。

    今晚h市似乎格外阴沉,别说月亮连星光都不见分毫,高宅内漆黑一片,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两人好一会儿才适应了黑暗的环境,一前一后进入了宅内,高宅共两层,一层用来会客、主人起居都在二层。聂涵川向魏骁比划了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