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毛珏作为一个年底才到法定结婚年龄的天才学霸,在不工作的时候,整个人都充满了童趣,就像现在他正拿着手机眼神迷离,表情猥琐。别误会,毛博士只是在云吸猫而已。

    由于专案组办公地点不定,实在没有养猫的条件,毛珏只能天天对着公众号上的网红猫一阵狂吸。

    聂涵川曾多次含蓄地表示,希望他注意吸猫时的表情,不要破坏了毛大法医专业、高冷的人设。然而人设、皮相这些身外之物显然对于学霸来说不值得一提,做一名合格的铲屎官才是毛珏的终极人生理想。

    在高宅发现的指骨似乎预示着警方即将撕开重重迷雾的一角,而池塘边的土壤样本中也许还会发现高宅更多的秘密。毛珏不敢耽搁,立刻拿了两样证物往省厅实验室去了。

    “嗡……”聂涵川兜里的电话催命儿似地响了起来,他眼皮一跳,没来由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喂,邱队,我是聂涵川。你说什么?!好,我们马上过去!”

    他挂了电话,转头向胡侃和魏骁道:“就在刚才,刘菁坠楼,疑似自杀!”

    “什么!”两人震惊地张大了嘴巴。要知道在这次的案子中,刘菁的身影总是若隐若现,他即便不是凶手也一定对案子的内情知之甚深,而他坠楼的时间恰恰是在聂涵川他们夜探高宅之后,这真得只是巧合吗?

    聂涵川:“谭慧,高颖的手机定位有没有变化过?”

    谭慧:“没有啊,领导。高颖今晚从回了家之后,手机定位就没再变过了,一直都在高宅内。”

    聂涵川:“给我时刻盯紧了高颖!”

    谭慧:“保证完成任务!”

    就着样专案组三人连口热水都没顾上喝,就又返回了政治经济大学。刘菁坠楼的地点是大学的行政楼楼顶,此时整个楼已经被一片红蓝色的警灯围了个水泄不通,聂涵川三人出示了证件,省厅的刑警立刻殷勤地抬起警戒线,让三人进入。

    邱铭得了消息匆匆忙忙地从楼里挤出来:“聂组长,刚才医院来了消息,刘菁已经宣告不治。初步勘察结果应该是自杀,行政楼里有监控,我已经看过了,在刘菁坠楼的时间段确实没有任何人进出大楼”

    聂涵川边听边接过省厅刑警递过来的鞋套道:“好,邱队,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先看看现场吧。”

    行政楼一共六层,楼顶上寒风吹得脸生疼,两个负责痕检的警员正在仔细的勘察拍照,一串脚印一直延伸到刘菁的坠楼处,看起来他应该是独自走到楼边,然后便是一片杂乱的脚印和几个已经燃尽的烟蒂,看样子刘菁在自杀前应该是做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聂涵川“有没有了解到刘菁可能自杀的原因?”

    邱铭道:“据说是贪污了学校的工程款,校方已经在对他展开暗中的调查,也许是刘菁觉察到了,所以畏罪自杀。”

    聂涵川点了点头,这倒不是没有可能:“案发时,楼里还有没有别的工作人员?”

    邱铭:“那还是有的,而且最近忙着校庆的事儿,加班的人还不少。不过目前从现场的脚印来看只有刘菁一个人的,进一步的情况,我们还要进行更深入的勘察。”

    就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