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脑部如炸裂般疼痛,仿佛万千鼠蚁在狠狠噬咬。明璋猛地睁开双眼,剧烈喘息。

    死亡的阴影久久不能散去,过了约莫有半盏茶功夫,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重生了。

    这是她重生回十七岁的第二天,距离她被封为太女,也才过去不足一月。

    按揉着太阳穴缓解头痛,她长长呼出一口气。

    前世种种化作梦魇,如跗骨之蛆挥之不去。明璋自嘲般嗤笑一声,坐起身。自己真是可怜又可笑。

    前世他的父后早在生产之时便血崩而亡,独留他被养在贤妃名下,吃穿用度皆远超贤妃所出的二皇女。不仅如此,贤妃本人对她更是百依百顺,惯得她无法无天,只当贤妃是真心疼她,不管不顾闯下许多祸事,徒留了个纨绔之名。可在太学里被宰相赞不绝口的才名,却仿佛被谁截断,无人知晓。

    在她十七那年,女皇更是一反不闻不问的常态,将她立为太女。

    她心思幼稚,只当女皇是真心看重她,赏识她,在太女位上兢兢业业,生怕出错引女皇失望。

    可哪曾想,从一开始她就是自作多情。

    被设计残疾,软禁在府中之时,她才知道自己就是个为皇妹挡箭的靶子!

    几十年前女皇明澈还是个皇女,便早有一心上人,就是如今的贤妃蒋综。此子乃小倌馆一名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与明澈偶然相识私定终身。

    但无奈蒋综身份卑贱不配与皇女成婚,明澈为迎其入门,不得已听从赐婚,娶了当朝威武大将军独子兰莛为正君。

    她不满先皇赐婚,只当正君是个摆设。没过几年先皇去世,在兰老将军积病仙逝后,她更是没了遮掩。正君生产那日难产,她还在蒋综房里快活,下人知道正君不受宠,也跟着怠慢。等婢子通报世女出世之时,正君早已没了气息。

    明澈对正君的恶意又转移到长女明璋身上。她愤恨明璋夺了嫡长身份,挡了她与心爱之人所诞孩儿的路,只教蒋综把明璋教成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好早日把她推出去做挡箭牌,找机会废了她,让明钰名正言顺地上位。

    哪知明璋自己争气,虽性子骄纵,但才能半分不受影响。相比之下二皇女明钰却表现平平。

    此事更惹女皇恼怒,暗中派人挑拨了没脑子的老三,在秋猎之时做了手脚,令她坠马残疾。

    之后女皇便理所当然废了她太女之位,改立老二。老二登基后更是心狠手辣,买通了她身边之人给她下毒,让她日渐神智不清,最终疯疯癫癫头痛而亡。

    回想到自己的死亡,明璋不受控制地狠捶了一下床板。

    既然上天给了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那自己也不能再任人宰割!女皇和老二谋她性命,便等着她断了她们的念想!女皇不是要自己为她的爱女做靶子吗,那就让她看看自己怎样一步一步毁了老二!

    听到室内响动,门外立刻传来一道温和稳重的女声:“太女殿下可是起身了?”

    明璋瞳孔猛地一缩,这个声音,她就是化成灰也不会忘。这可是她的“忠仆”湘竹啊。

    前世被明钰买通,给她下毒的,可不就是这表面上忠心耿耿的好奴才!

    明璋心中冷笑,面上却一派自然,“进来,伺候孤梳洗。”

    门外之人恭敬得应了一声,随即门便被朝内推开,端着水盆布巾等物的婢子鱼贯而入。

    明璋捧着浸了温水的布巾擦脸,心里想的却是湘竹何时背叛。

    前世她死后,灵魂却意外的未曾消散,在天地间游荡,仿佛要让她好好看清自己的愚蠢。

    她看见湘竹跪在明钰脚边,高呼“幸不辱命”,捧着赏赐时那狂热的表情,与在自己身边的温和稳重截然不同。

    眸中一冷,瞥了一眼立在门口的青衫女子,她现在也只想弄清楚,这个狗奴才是何时叛主的。

    “湘竹”,明璋淡淡开口,“你呆在孤身边多长时间了”

    青衫女子似乎有些不解她为何突然询问这些,但还是微微倾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