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路上明璋问起湘兰近日湘竹的动向。

    前些时日她总不放心湘竹在身边,便寻了个位置偏僻的布料铺子派她去管着,明面上说是锻炼,实际上是流放。

    “湘竹她……近日对奴多有试探,前些天还打听是否哪里惹了殿下厌弃,嘴里时不时说些管铺子的好,似乎是想勾得奴也心动,自请离开殿下身边呢!”

    似是觉得有点好笑,湘兰咧着嘴,“不过昨日布料铺里的伙计说,看见她进了斜对面香满楼。”

    明璋先还嗤笑湘竹蠢,竟然想空口几句骗湘兰离开自己身边,没想到她转眼就和老二联系上了。那香满楼,卖各种名贵香料,远不是湘竹这等奴才买得起的。若不是跟老二那边有猫腻,她怕是这辈子都不会踏入那种地方。

    看来自己冷落她已经引起了怀疑,但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自己势力微弱,还是得稳住老二她们,徐徐图之。是时候把湘竹调回来了,放在身边,也好时时监视防备。

    “小伙计还说,看到对面一布衫女子将湘竹送出来,两人相谈甚欢。那布衣女子相貌柔美,下巴有颗黑痣,圆脸庞,大眼睛,身材匀称,说话间带些北方口音,两人只摆出好友姿态,小伙计没听到什么信息。”

    “若能被个小伙计听到,那这位大名鼎鼎的贤士周舟也就浪得虚名了。”明璋听到那极有特点的长相与口音,一下便认出此人乃是二皇女的客卿。前世她与此人偶有拜会,对对方的才能实在是赞叹不已,不由抚掌,言语间有些感慨。

    “要说这周舟,可是个奇人,五行八卦无不通晓,天文地理无所不知,权谋数术也极为精通。但她性格极为散漫豁达,早年常游山玩水,从不定居。”

    “那她为何为二皇女所用呢?”湘兰不解,要投奔,也该投奔自己清风霁月的主子啊!

    “这就要说到此人的性格特点。她极为重恩,当年她年近八岁,师父却早逝,孤零零一人眼看活不下去,正好遇到当时年轻的母皇,去小倌馆寻情人,心情舒畅,恰逢路上见她可怜,施舍她一袋银钱,着实救了她一命。她执意报答,母皇便逗她,成年后若有本事,便为自己孩儿做个客卿。”

    “不想她真的有本事,却不来投孤,而是投了老二。看来在母皇心里,从始至终她的孩儿就只有老二一个,只有她心爱的蒋美人生的才是她孩儿!呵,我早该明白!”

    见明璋说着说着又情绪激动,湘兰忙倒了杯茶递到她嘴边,“殿下莫气,喝口茶压一压,气坏身体不值当。”湘兰轻抚明璋脊背,心里对自己主子是无比心疼,明明主子这样优秀,却偏偏不得母亲疼爱。

    明璋慢慢冷静下来,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呼出一口郁气。

    “是了,为她们生气不值得。今日可是孤的好日子,看孤一出手便给你再带个主子回来!”

    看着自家主子一说到俊美公子便眉飞色舞,湘兰实实在在想叹气。

    但是她哪知,她家主子并不是说到漂亮公子便眉飞色舞,如今只有那个修竹一般的公子,才能令她牵肠挂肚啊!

    三月十五的宫门口总是热闹非凡。

    宫内不得纵马,各家的马车将自家小主子送到门口便立刻离去,一时间竟堵得水泄不通,远远望去倒是能看到或活泼或安静的小公子们陆陆续续从旁边角门入宫。

    各家适龄女儿则三五成群,高谈阔论,勾肩搭背地从另一侧角门进入。

    明璋来得很早,甚至宫门还未开她便已候在门前,着实被披星戴月上早朝的各位大员调侃了一番。

    她直直立在门口,眼睛都不眨得盯着公子们那边,直看得不少小公子羞红了面庞,站得日头高起,却一直没看到自己想等的那个人。

    宫门口渐渐冷落下来,直到只剩明璋一人。

    她不由失落,莫非前世相遇只是自己一场幻梦,当不得真……

    既然那人不来,这春日宴也没有参加的必要了。跺了跺发麻的脚,明璋打算打道回府。

    刚刚转过身,还未掀开马车帘,忽然听到一阵轻快的马蹄声,并木质车轮吱吱呀呀的响动,她猛得一回头,眼前一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