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明璋出了宫门,便直直回了府,又是用膳,又是沐浴,端的一副不再外出的模样。

    女皇收到暗卫的信,十分满意。明璋没有去宰相府暗度陈仓的打算,明日之事就更好办了。

    “不错,下去吧。”

    “陛下,还要盯着吗?”

    “不必了,时候不早了,城中马上宵禁,她不会再出门了。”

    “是。”

    城中的确是宵禁了,但拦不住娶夫心切的明璋。

    宰相季凉早年丧夫,便再未娶过亲,是已每天在书房耗到深夜,才回房歇息。

    刚刚取出一卷诗集,便觉身后一阵冷风。心中一惊,她忙回头,却见眼前单膝跪着一年轻女子,一身墨黑夜行衣,脊背挺直。

    “老师,求您将濯缨嫁与我吧!学生定会像爱护眼珠子一样爱护他,不让他受一点伤害!”

    窗户忘记关了,看来她是翻窗而入,也不知如何避过了自己府中的护院。

    前些日子开始在朝上针锋相对,私下里也不再来往,还当她恨了自己,没想这大半夜的突然上门,还想娶她爱子,奇奇怪怪。

    “阿缨刚刚十五就被你给盯上了?想娶就光天化日抬着六礼上门求亲啊,大半夜的吓我老人家好玩”

    季良本被吓了一跳,现在都气笑了,“堂堂皇女,做贼呢?我是这么教你的”

    明璋苦笑一声,“老师不知,明钰也想……求娶阿缨。母皇……已经答应她了。”

    季良心头一跳,仍强装镇定,“那你求我为何?”

    “老师教导我们多年,应当知道明钰是个什么货色,府中已有两名侧君,还整日眠花宿柳,他就是贪图阿缨美色!”

    明璋气得狠狠喘了口气,接着说,

    “她求母皇赐婚,被我拦下,母皇不好堂而皇之地向着她,只说明日早朝后要留您商议。”

    惴惴然看了宰相一眼,明璋似是下定决心,闭上眼不管不顾道:“您向来是母皇肚子里的蛔虫,肯定会随她心意,把阿缨许了明钰!”

    季良脸一黑,“既然如此,你还上我的门做甚!”

    小兔崽子,口无遮拦,凭空污人清白!

    明璋知宰相对儿子十分疼爱,定不会拿他终身开玩笑,所以之前只是把女皇的想法提前告知季良,以求一线生机。

    她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学生心悦阿缨已久,非他不娶,眼看着母皇要把他赐婚给别人,学生心里着急!”

    季良瞪了她一眼,粗声道:“不把他嫁给明钰,难道就会嫁给你吗!”

    “你倒是滑头,把阿缨这个小名都套出来了。”

    明璋嘿嘿一笑,挠了挠头不接话。

    季良叹了口气,“起来吧,跪着做甚。你贵为皇女,受你大礼已折我许多寿了。”

    “那老师愿意将阿缨许我了?”

    “想得美!”

    季良真恨不得把眼前这个没脸没皮的给打一巴掌,却见她闻言又要跪下,嘴里还不依不饶:“老师不答应,学生就不起来,就跪在此处抱着老师的腿,明日不让您去早朝!免得您把阿缨给害了!”

    “噗”

    季良正要狠骂几句,却听门外传来轻笑声,像极了此时两人口中谈论的主角——季濯缨。

    转头怒瞪了明璋一眼,她走过去把门拉开,门外果然不是别人。

    “进来吧”,她没什么好气,“听了多久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