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明璋三更离开宰相府,五更便要准备上朝。

    更何况她心中实在激动,抓心挠肝怎么也睡不着,便顶着两只青黑的熊猫眼,呵欠连天地迈入了金銮殿。

    偷偷瞄了一眼宰相,得来一个白眼,明璋挠挠后脑勺,在自己往日位置处站定。

    皇女十五岁便可上朝议事,位同一品,皆站在百官之前。朝中官员又按照文武分列,泾渭分明。

    皇女们到底是温室长大的娇花,未曾离过京城,自然与文官更为熟悉。

    然而她们的站位却位于武官之前,与文臣相距甚远。

    当年刚刚迈入朝堂的她也曾询问过女皇,为何要与武官一处。

    女皇一番正义凛然,教导她身为太女,不能厚此薄彼,文臣提笔安天下,武将策马定乾坤,她们平日里与文臣交好,却也不能对武将不闻不问,早朝前后便是交流感情的黄金时期。

    都说文人清高,可沙场拼杀出的将领更为血性。要与她们交好,可不是只要每日闲聊几句。

    前世明璋被养得心高气傲、自视甚高,却又没上过战场,与武官无话可谈,常常话不投机,对方嫌她纸上谈兵,她又见不得对方大老粗夸夸其谈。

    反倒是老三,天生一股子蛮力,头脑也简单,还当真与几人交好。前世自己死后,她倒是因为对明钰没什么威胁,留了一命,还自请戍边,在几个朋友的帮助下,活得有滋有味。

    自己今世既决定要登上那九五之位,手上兵权势必不能少,与武官交好,势在必行。

    想到这里,明璋甩甩困倦的脑袋,回头看去。

    身后的女子年岁二十出头,身材高大,孔武有力,面容因风吹日晒显得黝黑,却十分坚毅,双目炯炯有神,一身藏青官服衬得她英姿飒爽。

    原来是骠骑将军,黄泽。

    自从十几年前祖母过世后,边关无事,升迁无口,朝中便再无大将军。此人算是武将之首了。

    见明璋回头,黄泽有些不解,微微拱手:“太女殿下,晨好。”

    这太女殿下,自从与自己谈及一场战役有了分歧,便再未主动搭过话,怎么也有一年时间了。不过是个半大女子,还有些稚嫩。

    明璋转过身来,也同她拱手道:“黄将军,晨好。”

    问完好,并未多言,她又回过身去,独留黄泽想不通太女殿下今日葫芦里卖什么药。

    无他,明璋也想多说几句的,怎奈明钰到了,吊儿郎当立在她身旁。

    “皇姐”,明钰平白笑出一股子小人得志的意味,“怎的如此憔悴啊?”

    “昨日睡得晚了。”明璋语气淡淡。

    黄泽不由看了她一眼,太女殿下往日对二殿下可没什么好气,今日倒是沉稳。

    明钰更是笑得见眉不见眼,“皇姐可要注意身体啊!你现在还未娶过正君,可不能糟践自己。”明璋这做了一夜贼的模样,怕是为了娶亲的事整夜难寐,想着怎么对付宰相呢。可谁知道母皇早已允了自己呢?

    明钰不由得意,看着明璋越发觉得心中气顺。

    哪知明璋斜睨她一眼,不咸不淡回了个“哦”,便站着不动了。

    明钰本来满腔得意,被她气得跳脚,扭头时眼角余光又扫到后面憋笑的黄泽,更是恼羞成怒。“哼!”了一声,扶了扶袖子,假模假式立好了。

    正巧女皇上朝,明璋打起精神,又配合着宰相演了一出针锋相对,下朝后跟着去了御书房。

    “都平身吧”,女皇语气淡淡,抬起眼皮看了季良一眼,“爱卿养儿子可是有一套。”

    季良忙跪伏在地:“臣惶恐!”

    女皇轻笑一声,示意明钰过去扶她起来,“惶恐什么,儿子养得好倒是你的不是了”

    “是朕这两个女儿,一个个的眼光都好,都想迎爱卿之子做正君——”女皇语气略顿,若有所指,“不知爱卿,中意哪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