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出了御书房,拐了个弯,明钰瞪了明璋一眼,甩袖离开。

    季良并未多言,也出了宫。

    明璋冷眼对着她的背影,哼了一声,直到察觉远远跟着的气息消失,才缓步向宫门口走去。

    季良刚刚踏入府门,就被守株待兔的季濯缨给拦住了。没等他开口,季良就双眼一瞪,“没戏!再陪娘两年吧。”

    季濯缨瞬间小脸煞白,“母亲……”

    “你真是要气死我!”季良恨铁不成钢,“明璋给你下了什么迷魂药!”

    季濯缨默默跟在她身侧,一语不发,眼眶红得可怜,却强忍着不落下泪来。

    季良到底心软,叹了口气,“但是我求了女皇准你婚事自己做主。你若非明璋不要,就先等两年。”

    说罢,佯怒甩袖,鼻子中哼出一句,“儿大不中留!”便直奔书房而去。

    季濯缨呆呆站在原地,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平白显出股傻气。

    再看明璋那边,却是喜气洋洋。

    她哪能不喜,女皇允了季濯缨婚事自理,便变相绝了别人的路,她终于不用再日日担忧明钰那个渣滓去祸害阿缨,可以专心开始自己的宏图大业了!

    只待两年,两年后,她定要大权在握,然后风风光光把他娶回家!

    想到这里,明璋更觉时间不够用,忙唤湘兰,“那日让你找的人呢?”

    “回殿下,人已在府中半日了,您下朝回来便欣喜若狂,奴一直没时间跟您提起。”

    湘兰安排了传膳,便将明璋口中之人带了上来。

    来人面庞清秀,风度翩翩,通身一股温润如玉的气派,一进门便俯身行礼,“草民见过太女殿下,殿下千岁!”

    明璋忙叫她起身,不顾她反对,把人拽到旁边太师椅上坐下,示意湘兰出去把门关上,“不必多礼,先生大才,孤仰慕已久。”

    来人名叫穆雅斓,京郊人士,家境贫寒,孑然一身,却是少有的本事人。她与自己同岁,前年乡试一举中了解元,才富五车。

    去年春闱却落了弟,不是因为她才学不够,而是明钰掌管了一次会试,靠着买卖试题和现场舞弊,狠狠中饱私囊了一次,倒把真正有才学的人给压了底。

    明钰替换了她的答卷,却看上了她的才华,强逼她成为自己的幕僚,逼迫不成恼羞成怒,争执过程中,几个家丁打死了穆雅斓的狗。

    没人把条狗当回事,可那却是穆雅斓唯一的亲人。她自小失怙,吃百家饭长大,幼时掉到河里,是这狗把她捞了出来。现在狗寿命大了,却未能安稳到死,对她来说,就像是亲姐妹被打死,心中仇恨难以平息。

    这些都是明璋前世得知。前世穆雅斓确是明钰幕僚,却在明钰又一次科举舞弊之时狠狠咬了她一口,若不是当时周舟使出浑身解数周旋,就算女皇偏心,只怕明钰不仅是丢了科举的差事,还要受些皮肉之苦,牢狱之灾。

    明璋前世得知此事,对此人感慨万分,也无比敬佩,可惜她叛了明钰之后便被暗地里处死。

    今生既有机会结交,定不能错过。

    湘兰只见主子跟那穆雅斓关着房门,整整一下午没有动静,午膳都未用,浑然摸不着头脑。

    傍晚穆雅斓离去,与明璋与府门口一通争吵,气得明璋破口大骂,直要砍了她。她却不屑地哼声,轻飘飘离去。

    次日,太女殿下高傲自大难以容人的名声便传遍了京城。而与太女争执的才士,则被二皇女明钰大礼请入府中成了幕僚。

    “主子!外面怎么这么说您!您明明不是那样的,是那穆雅斓不识好歹,不接受您的招揽便罢了,还胡言乱语!”湘兰气得七窍生烟,不住在明璋耳边叨叨。

    明璋看她着急的模样,一阵失笑,“无妨,雅斓现在是孤的人,你出去不要露馅了。”

    湘兰目瞪口呆,半晌才道:“殿下竟是派她卧底去了?奴竟没想到!”

    明璋呵呵一笑,“现在知道了,可要装好了——唉,孤想阿缨了……”

    见她笑着笑着又叹气,湘兰无奈开口:“自从春日宴回来,殿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