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蓬莱居,是当年父后去世时,留给她的。蓬莱居建于外祖父之手,外祖父也是一代奇男子。

    明璋带着湘兰湘竹二人,进了蓬莱居,向自己惯常喜用的蒹葭厅而去。

    蒹葭厅位于三楼也是顶楼,但明璋走到二楼楼梯拐角处便停下了脚步。

    “主子,怎么了?”湘兰性子急,忙开口问。

    湘竹也向明璋投去了不解的目光。

    “无事,走吧。”

    蓬莱居里无尊卑,三人刚刚坐定,明璋就状似无意开口:“湘兰,去街口买包李记的桂花糕来。”

    湘兰虽有些疑惑殿下为何不叫蓬莱居内的糕点,但还是领命出去了。

    明璋又把视线移向湘竹。

    湘竹向来实眼色又圆滑,否则也不会把前世的明璋耍得团团转,她自行起身问道:“殿下有何事吩咐奴”

    明璋顾不得冷笑,安咐她:“去将东市几间成衣铺的掌柜唤来,孤有话吩咐。”

    湘竹也是一头雾水,头一次摸不清明璋的意图,只得先出门去。

    眼巴巴扒着栏杆看湘竹离开了蓬莱居,明璋立马像被火烧了屁股似的跳起来,直奔二楼而去。

    自己哪有什么事要她们去做,只是她刚刚路过二楼似乎听到了阿缨的声音,他似乎与什么人发生了争执。

    与阿缨来往不宜叫湘竹看见,单打发她出去又显得不太正常,是以只好将湘兰也派了出去。

    忙奔到二楼,明璋循着声响,在春芳厅门口停下脚步,仔细理了理衣衫,才缓缓敲门。

    内里的声音瞬间停下,门急急被打开,一张清冷中带着怒气的俏脸一下撞入明璋眼中。

    果然是季濯缨。

    “佩……草民见过太女殿下!”外人在场,他面上惊喜仅出现一瞬便被强行压下,规规矩矩问了个安。若不是那红透的耳根出卖了他,明璋还真以为他对自己毫无感情了。

    小骗子,真是可爱。

    然而下一瞬气氛便被破坏,一道听着就显娇蛮的男声传来:“季濯缨,你可想清楚了!”

    明璋询问地看了季濯缨一眼,见他暗示性地摇了下头,怒气便瞬间涨起,无法压抑。

    她的阿缨从小被娇宠,何时需要如此委曲求全。

    一把推开门,明璋才看到屋内人的身影。

    原来是他,怪不得脾气不小。

    屋内人身量娇小,脸上带些婴儿肥,一双杏眼黑亮黑亮的,很是秀气。

    黄锦,黄泽的胞弟,今年堪堪十四岁。朝中文臣以季良为首,武将以黄泽为尊,是以黄锦能仗着亲姐的威视横行霸道。

    黄泽父母在她十几岁时双双去世,独留下襁裹中的幼弟。那时黄泽在军中已有了官职,所以从未让弟弟受过委屈。黄锦记事起,便多的是人看在黄泽面子上,对他照顾恭维,直把他养的天不怕地不怕,除了皇室,谁都不看在眼里。

    不过,前世他好像对自己明璋有些尴尬地偏了下头。

    黄锦早在看到明璋之时便羞涩地垂下头,捏着衣角羞答答行了个礼。

    明璋只觉一阵头痛。阿缨还在场呢,他这副模样平白招人误会。

    虽然碍于女皇那里,她现在不好与阿缨走的太近,但她也不想与其他人亲近啊!

    偷眼看到季濯缨表情还算正常,明璋轻抒口气,“孤路过听到此处有争执之声,便厚着脸皮前来多管闲事,望两位公子海涵。”

    明璋哪是什么多管闲事之人,无非是怕自家阿缨受欺负罢了。可黄锦一见明璋便丢了心神,哪管她一个太女为何会管两位公子的闲事。

    他上前一步,面上满是红晕,“太女殿下,你还记得我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