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春芳厅房门大开着,一如明璋不知所措的内心,只感觉到冷风呼呼地往里刮,刮得她浑身僵硬。

    手忙脚乱上前把门合上,她忙扭头去看季濯缨的神色。

    还好,他看上去不算生气。

    明璋三步并作两步,扑到他身前,急急张口:“阿缨,他我,我和他不熟的!”

    季濯缨看她这紧张得话都说不利索的样子,像一只生怕被主人丢弃的大狗,“噗嗤”一笑,“佩玮姐姐慌什么,我没有生气的呀。”

    “我心悦你,也相信你。你既应了要娶我,我便信你不会再与他人有首尾。现今的势态母亲同我讲过的,我愿意等你安稳下来,十年二十年我也等得。”

    明璋一时心头熨帖,只想拥他入怀,却又怕唐突了他。只敢呆呆望着他,目不转睛。

    自己前世真是有眼无珠,阿缨这般美好的男子竟能视而不见!

    季濯缨饶是心中有情,也被她看得面色羞红,忙站起身来,“今日出来够久了,我先回去了。”

    明璋还呆呆愣愣反应不过来,眼睁睁看着季濯缨美目含情看了自己一眼,出门去了。

    直到从窗边看到他上了宰相府的马车,明璋才回过神来,一边傻笑一边两级两级迈着台阶上楼。

    蒹葭厅里,湘竹和湘兰早已垂手候着,地上还立着几个掌柜。

    湘兰一见明璋回来,便没心没肺地问:“殿下去哪里啦?”

    明璋见旁边湘竹表面低垂着头,实际上耳朵都立起来了,就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到:“茅房!——孤的行踪还要时时向你交代不成?”

    湘兰知道主子不是真生自己的气,便吐了吐舌头,将手中的油纸包放到桌上。

    明璋拆开纸包,捏了块桂花糕塞嘴里,口齿不清道:“你们俩出去,几位掌柜留下。”

    门被关上,明璋细细吩咐几位掌柜,日后宰相府来置办衣物,尽管优惠几分。特别是年轻公子的衣物,务必将铺子里最上等的绸缎拿出来。

    几位掌柜都是人精,暗暗心惊太女竟是看上了那位大人的公子,皆连连应声,拱手退下。出门后被湘竹言语试探,也未敢多说。

    “等等,”明璋将吃了一块的桂花糕抛到其中一人手里,“心情好,赏你们了!”

    回府路上,明璋心情畅快,能见到阿缨真是意外之喜,哪怕是碍眼的湘竹,今日都顺眼了几分。

    可这好心情,却在太女府前厅戛然而止。

    女皇身边的近侍唐缮,见她回来,面皮上扯出一丝笑,“太女殿下回来了,今年秋猎,陛下着您提前准备着。”

    明璋自袖中掏出个精巧的玉枇杷,塞到唐缮手中,“多谢唐近侍报喜。”便跪下接旨。

    现今三月末,七月中秋猎,还有三月有余的时间可准备。

    前世自己也被委以此重任,自然是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差池。却没成想,别人安安稳稳,自己却落马得了个残疾。因着马匹皆过了自己的手,便也无法去查什么幕后之人,只得咽下一口窝囊气。

    现今一想,自己卧床一年有余近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