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七月十五,民间鬼节,皇族秋猎。

    七月虽已入秋,却仍带着夏日残余的燥热。猎场位于京郊,是拿两米高的木栏环起的一片地,有平坦的草场也有浓密的林地。内里都是些温顺的草食动物,是特意为了秋猎圈起来养的。

    猎场外有座行宫,此时初日刚起,天下皆白,众大臣与皇族,连带着各方家眷与下人,浩浩荡荡一大片地聚集在行宫门口,有被安排看台上座位的便坐着,没有的则垂首站立,只待女皇一声令下,就开始这场一年一度的秋猎。

    各家年轻女儿早从皇家马厩领到心仪的骏马,恨不得立刻便纵马驰骋,以显自己风姿,来吸引看台上年轻公子们的视线。

    明璋牵着绝影一步步走到贵女们前头,身为太女,她理应打头阵。

    秋猎是一场君臣同欢的盛会,不论出身,能猎到总重最多的人,可得女皇拿出的彩头。今年的彩头,是一支青玉簪。

    明璋垂下眼,这簪,是父后戴过的。前世为了夺这簪子,自己冒险深入密林猎鹿,绝影突然发疯,将自己甩下马背,踩断了自己的脊骨后跑得不见踪影。自己在林中等了一整天,直到月上枝头,才被侍卫寻到,却成为了个感觉不到下半身的废人!

    今生,簪子她要,腿她也要!

    明璋环顾一圈,贵女们皆跨坐马上,紧握缰绳,看台上的家眷们也已入座完毕。她翻身上马,向看台侧面那个清隽淡雅而显眼的身影望去,绽出一个灿烂至极的笑,扬起了马鞭。

    “秋猎,开始!”女皇声音不大,但十足威严。随着她话音落下,明璋甩下马鞭,一马当先向着猎场围栏奔去。

    猛地一提缰绳,绝影前蹄高高竖起,后腿用力一蹬,一人一马便轻盈迅捷地落入围场。

    这是秋猎的第一道关卡,越不过围栏,便没有参与的资格。

    有几位贵女,许是马力不够,也可能是马术不精,被拦在场外,灰头土脸讪讪离去。

    明璋背着重弓铁箭,目不斜视直直钻入了密林。

    身后明钰嘴角扯出一丝阴笑,目光如毒蛇一般直勾勾盯着明璋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为止。

    今日,就要明璋这废物,有去无回!

    明璋追着只梅花鹿,渐渐深入了丛林。

    鹿角被杂乱的枝干挂住,明璋搭起了弓。

    傍晚,驰骋于猎场各处的贵女陆陆续续打马归来,将自己的猎物仔细交与侍从称量。只有明璋还不见踪影。

    季濯缨有些坐不住,却不好太过失态,只得派随身小侍莺儿去打探消息。

    没等莺儿回来,猎场那边的密林里,缓缓走出一匹马,通身乌黑,无一丝杂毛,是明璋的坐骑,绝影。

    “太女殿下回来了!”一名女官发出一声惊叫。

    马上那人,却是不太对劲,她似乎伏着。

    女皇在高台上坐了一天,虽没耽搁食水,却也浑身酸痛。微微侧了侧身,对身侧明钰道:“钰儿,带几个御医,去看看你皇姐。”

    明钰领了命,带人上前查看。

    只见明璋气息微弱,伏在马背上,两条腿软软地耷拉着,手里却还紧紧攥着绑猎物的绳子。

    她带回两头成年公鹿,活的。

    毫无疑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