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湘兰端着刚刚煎好的药,急急向后院而去,走到半路却遇上湘兰神色匆匆,便出声喊住了她。

    “湘竹,你做什么去呀?殿下醒了吗?”

    湘竹才看到她,停下脚步,“殿下刚醒,正唤你呢,药熬好了就快去服侍吧。殿下叫我去置办个轮椅,我先走了。”

    说完,便匆匆离去。

    湘兰神情复杂地看着她的背影。刚刚看到湘竹累得满头大汗,任谁看她对殿下都是忠心一片。若不是殿下告知,她真的难以想到湘竹竟是二皇女那边的细作。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姐妹一场,感情甚笃,实在不忍日后反目,希望湘竹能自己悔悟吧!

    忧心忡忡地迈入房门,把药碗放在桌上凉着,转头看到半倚靠着床头的明璋时,湘兰的眼眶不争气地红了。

    连礼都忘了行,湘兰哽咽着跪坐到床边脚踏上,“殿下,”她双目通红,“您可算醒了。”

    “您那日昏迷,当晚就来了三波太医,陛下还派人寻了城西出名的老郎中来看过,都说您说您”

    “说孤瘫了?”明璋抚了下她的发顶,“孤无事,是吃了奇药,如今服下解药便能跑能跳。先前为保计划顺利,便未告诉任何人,叫你担心了。”

    湘兰怔怔地张着口,半晌才反应过来,“殿下无事,那便是天大的好事啊!”她又哭又笑,“奴担心几日算什么,殿下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奴日日忧心也是愿意的!”

    “只是,殿下的奇药从何而来,可靠吗?”

    见湘兰不由自主又为自己担心,明璋想了想,“可靠。孤有一江湖朋友,名唤虎翼,本领高强,朋友无数。药便是她寻来的,绝对可靠。”

    “改日有空,孤介绍你们认识。”

    湘兰破涕为笑,“好!如此奇人,且与奴同样一心为殿下着想,奴无比敬佩,定要早日与她相识!——殿下,药快凉了,奴给您端过来。”

    明璋瞬间皱起了眉头,“孤没病,不喝!”

    湘兰半是无奈半是好笑,殿下从小就排斥喝药,近几年不甚生病,自己竟也把她这毛病给忘了。

    “殿下,太医开的方子奴没敢用,这是个温补的方子,奴亲自熬的,不苦,还给您配了蜜饯呢。殿下就喝了吧?”

    明璋眉头一竖:“孤又不怕苦!端过来,孤喝了便是!”

    湘兰揶揄地看了她一眼,把药碗递到她手里。

    明璋正要捏着鼻子一口气灌进去,突然有个婢子通报:“殿下,府门外有一老郎中,带着个药童,求见殿下,说是奉命来未殿下瞧病的。”

    明璋隔着帐子望了外面跪着的一眼,仿佛看到了救星,忙把药碗原封不动往湘兰手里一扔,“快,湘兰,帮孤出去瞧瞧,把人带进来!”

    眼看着自家殿下又逃过一“劫”,湘兰叹气,罢了,左右她也没什么病,不吃药便不吃吧。

    见湘兰同那婢子出去,明璋才松了一口气。湘兰这人,怪不得重生前的自己不喜,她实在是婆婆妈妈。

    房中只剩自己一人,明璋掏出虎翼给的药瓶,神色莫名。

    女皇前后派了几波人,现在应该早已确认了自己的处境,今日来的这两人,又不知是谁的探子了。这解药现在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