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明璋早已不耐烦应付湘竹了,此行带湘竹出去,一路上艰险重重,她既然忠心耿耿,那为救主而殒命也是情有可原!

    前世此时自己瘫痪在床,湘竹借煎药之名将慢性-毒-药下到自己身上,致使自己每日昏昏沉沉,不知不觉没了性命。

    今世,她本也想趁着自己昏迷未醒将药下了,是湘兰警觉,强行揽去了这活计,叫她无机可乘。

    如今自己远行,明钰想必是不愿见到自己再回来,定会给湘竹下令路上见机行事。

    湘竹虽是女皇的人,但明钰早已将监视自己这边的人手同女皇讨了去,现如今,女皇时常都不如明钰清楚自己的动态。

    明璋冷笑一声,女皇对明钰还真是放心!

    前世她一死女皇就驾崩了,老二随即登基,若说这其中没什么猫腻,她可不信!毕竟女皇平日里身子可是好得很。

    明璋一路想着,抬眼便发现自己已走到府门口,门外是湘兰备好的马车,装些必需品。

    她巡视了一圈,眉头皱起:“湘兰,不是叫你准备两辆即可?这多出来的八辆是怎么回事!”

    湘兰也一头雾水:“奴是按陛下吩咐备的呀!一辆装满野外行军等物,以备路上急用,一辆铺了软垫藏了五百两现银子并三万两银票,另些许糕点茶叶、棋子棋盘,供路上解闷。”

    “另八辆可是湘竹备的?她怎么不听吩咐呐!”

    正说着,湘竹满头大汗地跑出来,指挥着几个下人,搬着沉沉的木箱,就要放到车队末尾的马车上去。

    见明璋与湘兰站在门口,她抬袖擦了下额上的汗,气喘道:“殿下稍等,奴马上便备好了。”

    明璋待下人将那木箱放好,才开口询问:“这些是什么?”

    湘竹对几个下人摆摆手,下人们对明璋行过礼便退下了。她上前几步,声音因劳累还带着几分颤抖:“殿下,这些都是奴为殿下收拾的行装。”

    “考虑到野外疾行可能要露宿,奴准备了厚实的绸帐,确保殿下能休息得同府中一样,这些装了两辆马车;还有些精米细面,茶油酱醋类的调味品,装了一辆车,奴也唤了府中大厨随行;另外有殿下的官服、常服等各十数套,以防途中应对各级官员;还有”

    湘竹准备极其精细,完全可保明璋一路如同在府中一般潇洒自在。

    湘兰看着自己备下的两车行装,简陋无比,一时有些羞臊,扭过头对着明璋便要下跪请罪。

    明璋一把拦住她,对着湘竹没什么情绪地开口:“孤记得并未叫你准备这些。”

    湘竹愣了下,扭过头看了眼同样一脸茫然的湘兰,回头对明璋说:“殿下从未出过远门,奴怕殿下路上不适,是以多备了些。”

    明璋面上似是缓和了几分:“无需如此。孤去救灾,理应越快越好,东西多了太累赘。湘兰收拾的够用了,你这些便不用带了。”

    湘竹低下头,轻轻道了个“是”。

    明璋一马当先迈入马车,假充没看到湘竹眼底那深深隐藏在恭顺背后的阴冷,嘴角泛起些许冷笑。

    呵,明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