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几人并未多言,匆匆安排好了车马,便即刻拔营。

    黄锦不甚情愿地上了太女府的马车,临上车前还眼巴巴望向明璋那边,却见明璋与阿姐相谈甚欢,反倒是那个奇奇怪怪的郎秋平对着自己笑得见眉不见眼。

    黄锦气鼓鼓地撅了下嘴,将车帘放下。

    出来的隐秘,他连个随身小侍都没带,虽这车上有棋盘,有茶点,可也忒无聊了!

    这边黄锦在车厢中如何不满,那边明璋与郎秋平却已面对面坐在那个奇形怪状的马车之中了。

    郎秋平面含笑意:“殿下刚才为何不叫臣行礼?往日从未听说过殿下如此平易近人?”

    她似乎一点都不畏惧自己,或者说仅仅有几分尊重。

    明璋一想到自己重生前,年轻气盛,自视甚高,不论何人行礼,总觉得自己受得住。如今才意识到,礼贤下士才是为君之道,更何况,黄锦与郎秋平都是她想当做朋友结交之人,哪还能坦然受她们的礼呢!

    明璋也不隐瞒,直白开口:“因为孤想要与郎大人拉近关系。”

    郎秋平有些诧异,她向来聪慧,见她人行动便大体能得知对方的目的。依她所见,明璋应当是想拉拢她。只是想不到,明璋竟丝毫不遮掩自己的目的,一点都不像是要成为君王的深不可测的模样。

    她一时接不下话,不好拒绝也不好殷勤,只得换了个话题,自己关心已久的话题。

    “殿下对黄公子怎么看?”

    明璋挑起一边眉毛,刚刚见两人斗嘴,她便觉郎秋平对黄锦有几分不同,如今看来,似乎对于黄锦和自己的关系有些误解?

    她面上装得一副淡然模样,心中却不时偷笑:“黄锦公子?”

    “正是。”

    郎秋平表情严肃,看不到一丝一毫往日惯有的吊儿郎当。

    明璋更觉好玩,故意逗她:“孤觉得黄公子才貌双全、性情率真,实在是难得一见的佳人。若谁能抱得美人归,那可真是前世积福。”

    郎秋平嘴唇抿得更直,一语不发。

    太女为何这么说,依春日宴的情形看,她与季濯缨明明有些情意,为何如今又表现得对黄锦十分向往?

    原以为她久未娶亲,是洁身自好,没想到她竟是想坐享齐人之福?

    眸中酝酿出几分怒火,却不得不引而不发。对方是太女,而她只是个臣子,她能奈何?就像二十年前,女皇要绝她家的后,她还不是只能苟且偷生!

    明璋见郎秋平表情不甚平和,知道自己玩笑开过了头,有些懊恼。重来一世,她还是学不会如何与人亲近。

    忙开口:“不过,孤年岁尚小,还不急着议亲。反倒是郎大人,今年该有二十整了吧?还没有娶亲的打算吗?”

    说完,笑眯眯地看着郎秋平。

    郎秋平听出了明璋的意思,舒了口气的同时,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臣早已等不及了呀!只是心上人年岁太幼,还得耐着性子等。”

    两人你来我往的,说开了件事,都含笑望着对方。

    片刻,郎秋平悠悠开口:“殿下不是不急,是有的人不愿意殿下急吧?”

    明璋一惊:“秋平何出此言?”

    郎秋平笑得有些嘲讽:“得感谢早去的父母给臣这聪明的脑子,京中局势,就没有臣看不透的地方。”

    “殿下表面风光,但只怕不是真的受宠吧?”

    明璋一语未发,只是直直盯着她。郎秋平也不在意,自顾自接着说。

    “依臣所见,殿下应当充当了某种铁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