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郎秋平自知理亏,主动上前行了个礼,赔罪道:“虎翼壮士,在下郎秋平,今日刚刚与殿下结成同盟,日后共事,还请多多指教。”

    虎翼早已站起身,当即抱拳回礼:“郎大人既同殿下结盟,便无须同虎翼多礼。”

    明璋拍拍身边的椅子,唤两人:“来,坐下说。”

    两人占了桌边另两把椅子,三人围坐在一起,将此行安排大体通过气,虎翼便又顺着窗口融入了夜色中。

    郎秋平看得啧啧称奇,扭头又对明璋说:“殿下,虎翼这么一位奇人竟愿意为你效忠,天要助你啊!”

    明璋笑着推了她一把,“有你二人,确是天要助我!”

    “我本想着,我们三人寻个时机结义算了。”

    郎秋平做作地抱着手臂,瑟瑟发抖:“噫!殿下也忒肉麻了!臣受不了,受不了!”

    明璋佯怒骂她:“不识好人心!明日便去告诉黄将军你的狼子野心!”说罢起身回房。

    郎秋平一边装作害怕的样子,一边把明璋送到门口:“殿下好梦。”

    明璋淡笑:“好梦。”便转身推着轮椅走向自己房门。

    确实好梦呢,她现在仍是回味无穷。

    一夜过去,第二日清早,太阳还未完全升起,她们便又出发了。

    明璋一夜都在回想那个不甚君子的梦,几乎未曾合眼,盯着两个巨大乌黑的眼袋,迎面撞上了同自己没什么两样的郎秋平。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不约而同上了车便四仰八叉躺下开始补眠。

    那边黄锦捧着阿姐给买的话本子看了一路,只看得头晕脑胀,这边两人却是一路黑甜,睡得午饭都没吃。

    黄锦凭着昨夜郎秋平演示的机关,将那桌子放下来,径自招呼了黄泽用饭。

    直到天色黑沉,队伍停下,那奇形怪状的马车中才探出一张略显苍白的脸。

    郎秋平跳下车:“今夜要露宿了吗?”

    一千军士都在扎帐篷,秩序井然。黄泽正往这边来,看看明璋与郎秋平两个白斩鸡是否需要协助,闻言道:“正是,此处前后几十里无人烟,只能委屈太女殿下与郎大人了。”

    郎秋平摆摆手,明璋又从马车帘那边探出个脑袋,“委屈什么,事急从权嘛!”

    “郎大人这马车布置得极为宽敞舒适,孤今夜便待在车上不下去了。”

    明璋笑得狡黠又得意,郎秋平心里直骂,自己本来想要夜宿马车,却被明璋给抢先开口,实在狡猾!

    不得已,当着众人的面还是得给太女面子,郎秋平咬着牙笑得狰狞:“多谢太女殿下欣赏呢!”

    明璋依旧笑眯眯的:“不客气,多谢!”说完便又钻回帘子里。

    郎秋平脸黑如锅底,浑身冒着黑气,去同黄泽搭把手了。

    主帐本该给在场地位最高之人居住,但怎奈明璋非要住马车,所以黄泽与郎秋平只得凑活一下同住一帐,从而少搭了个帐子,省了些时间。

    眼看入夜,营地一片安静,一个人影鬼鬼祟祟从帐中爬出,往树林里走。

    湘竹实在有些心急,离京前二皇女早已交代她,路上一旦有露宿,便将派出精锐刺杀明璋,定叫她殒命当场。

    可是那精锐定当杀入主帐取明璋性命,而明璋却不在帐中,若是失手,叫她逃了便罢,留了活口被审出幕后主使可如何是好。

    只是她也不知那精锐埋伏在何处,只知道她们定会在队伍不远隐蔽处跟着,附近只有这树林足够隐蔽,她只能来碰碰运气。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