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黄泽也走出门去,厅中仅剩明璋,郎秋平,黄锦三人。许是意识到今日形势严峻,黄锦一路上都不像以往一般叽叽喳喳。

    明璋放下碗筷,推着轮椅朝门外而去。这黄小公子活泼机灵识大体,实在便宜郎秋平了。

    虎翼接了任务,马不停蹄往京城赶,马跑不动了她就换轻功,总算是一天之内赶到了宰相府。

    谁知她刚摸到季濯缨院门,便见他从外面回来,面上满是不虞,平时就生人勿进的气息更是冷得刮人。

    季濯缨许是心情差到极点,挥退其他下人,只留下从小贴身伺候自己的莺儿,一屁股坐在院中石桌旁。

    莺儿去泡茶了,虎翼便轻飘飘从围墙上翻下来,抱了下拳:“季公子,属下打扰了。”

    季濯缨吓了一跳,左右张望了一下,又惊又疑:“你是何人?”

    虎翼虽奉命给季濯缨送过两次信,可两次都错过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属下名唤虎翼,是太女殿下派来保护季公子的。”虎翼低着头,语气一板一眼。

    没办法,太女殿下是个醋精,若知道她与季公子有多说一句话,少不得念叨得她头疼。

    季濯缨通身冷气一敛,也轻轻福了下身:“原是虎翼壮士,久仰。”

    佩玮姐姐身边有奇人名叫虎翼的事,外人不得而知,此人应当确是虎翼本人。

    “只是你回来了,太女殿下身边岂不无人了?”他的语气中满是担忧,急的跺了跺脚,“我这里有什么需要保护的!你快回去吧!”

    虎翼仍是那副模样,语气却毫不动摇:“属下不能回去。殿下那边还有人手,且有黄将军保护,但是公子这边一旦出了变故,殿下身边人再多都没用。”

    她抬了一下眼皮,“殿下说,京中可能有人拿公子做文章,以辖制她,属下请求公子近日还是不要出门了。”

    季濯缨愣住,随即苦笑了一下,“哪能不出门呢,我刚刚才从宫中回来。”

    虎翼一惊,正要开口说些什么,那边莺儿却是泡茶回来了。

    见自己公子与一陌生女子在当院站着,惊得险些叫出声,忙拿双手捂住嘴,却把托盘掉了,茶壶茶杯碎了一地。

    季濯缨才惊觉两人竟在院子里聊了这么久,忙招呼莺儿将院门关上,再泡壶好茶来,又扭头对虎翼道:“男女有别,我们不好进屋谈,委屈壮士同我在院中品茶。”

    虎翼哪敢有怪罪,她还巴不得呢,若在明璋之前进了季濯缨闺房,这一身皮还要不要了!

    莺儿端了茶来,狐疑地看了虎翼好几眼,不住眼神巡视自家公子,逗得季濯缨忍俊不禁,忙同他介绍了虎翼的身份。

    莺儿这才惊喜道:“壮士是太女殿下派来保护我家公子的呀!辛苦了辛苦了,快喝杯茶!”说着,倒了杯雨前龙井放到虎翼手边。

    虎翼抬眼看了下这小侍从,倒是圆脸圆眼的,透着几分可爱。

    谢过莺儿的茶,她便接着谈起之前的话题:“季公子今日为何进宫啊?”

    季濯缨叹了口气,还未来得及开口,话头便被义愤填膺的莺儿接过去:“还不是二皇女那个混球!赐婚的路子走不通,就求自己父妃来给公子施压,还趁机动手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