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明璋等人是来治理临石郡蝗灾的,只要全郡还有一县闹灾,她们便不能回京,哪怕她刚来第二日便想出了有效的法子。

    更何况,各郡县之间调粮需有女皇下旨,而她们的奏折还在回京的路上,一来一回,快马加鞭也需七日。

    今日已是第四日了,她最少还需在此地逗留七日,想想就浑身难受,一颗心早已飞回京中宰相府,绕着阿缨上下起舞。

    信鸽飞得快,加上路上歇脚的时间,一日半就可从京城飞到临石郡,想想看,今日又能收到阿缨的信了。

    所幸城中事务都已安排得井井有条,明璋便在府中守了一日,直到下午,第一时间接到那千里迢迢的锦书。

    这次虎翼没有赘述,通篇都是阿缨写的。看来自己之前洋洋洒洒三大页,叫他诚实一些将情况说得具体点,是起作用了。

    明璋脸上带着一丝自己都毫无察觉的温和笑意,缓缓地如饥似渴地一字一句读着。

    季濯缨收到明璋的三大页时,刚刚应付过宫里来的御医。

    贤妃娘娘能牢牢抓住女皇的心,靠的一定是他的脸皮。前一日才放自己女儿轻薄人家公子,未遂,第二日又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召季濯缨入宫。

    与虎翼商量过后,季濯缨便去找了母亲。季良细细听完儿子白日里的遭遇,险些气得摘了乌纱帽就闯进宫找女皇评理。还是被季濯缨给劝住了。

    母子俩谈到深夜,第二日季濯缨还是按照计划,得了风寒卧病在床。

    贤妃的贴身近侍来传口谕,召季濯缨入宫陪娘娘说话时,被季良拦住了。

    近侍头痛无比,昨日特意挑着宰相大人不在的时候来,今日怎么她就在了?

    却见季良黑着张脸,怒气冲冲:“昨日小儿被贤妃娘娘唤去,回来便受了惊吓神情恍惚,夜里发了热。我还未来得及去找陛下做主,娘娘竟是还想着再来一遭吗?”

    近侍慌了神,忙跑回宫中回话,却见蒋综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挥挥手叫他退下,便接着拿着小金剪摆弄花枝。

    自己的钰儿,将来可是要继承大统,哪由得她季良母女挑三拣四!还受了惊吓半夜发热,这是暗着责骂自己呢!

    冷笑一声,蒋综朝着小厨房而去。

    女皇最爱吃他做的水晶蒸饺,自己先一步去找女皇哭诉,还怕她季良不成。

    季良并没有去找女皇诉苦。是以蒋综呜呜咽咽地哭了半天,又是委屈自己什么都没做,季濯缨病了却怪在自己身上,又是暗戳戳叫女皇找个御医去瞧瞧,御医回来后,说季濯缨确实病重时,他眼泪还挂在脸上,却没控制住地愣了神。

    女皇有些尴尬,第一次对蒋综冷了脸。

    蒋综不相信季濯缨真的病了,可后妃又没有资格随意调用太医去臣子家中诊病,只好吃了这一暗亏。

    季濯缨为了保险,在御医走后又等了半日才服下解药,便匆匆给明璋回了信。

    信中将此事详细地说了一遍,又交待自己安好,让明璋不要担心。

    最后又小心翼翼地问了治灾情况,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明璋看着信,脸上的笑把来找她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