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濯缨一下子捂住嘴巴,眼眶倏地红了。

    他忙拉开房门,将明璋拽进来,乳燕投怀一般撞进她怀里,“佩玮姐姐”

    明璋腰身被紧紧箍着,感觉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埋在她脖颈之中,还不断将炙热的呼吸喷洒到她皮肤上。

    僵着的手臂缓缓抬起,一手试探着揽住那清瘦纤细的腰身,一手抚上他后脑,轻轻揉了揉。

    明璋笑了笑,阿缨年纪小,还在长身体,如今略矮自己几分,日后再长,可是要比自己都高了。

    京中男子少有这么高,偏偏自己就喜欢阿缨这样的,喜欢得不得了。

    两人沉浸在久别重逢的欢欣之中,不知过了多久,季濯缨终于回过神来,感觉有起伏顶在自己胸前,腰身也被揽住,脸红得要滴血,轻轻松开了胳膊。明璋便也顺势松开他。

    佩玮姐姐身上真好闻,不知她用的是什么熏香,自己也去买些来用。季濯缨直直盯着明璋,面上是难掩的羞涩,却强忍羞意笑着看她。

    明璋心中柔软,自怀中取出个精巧的木盒,递给他,“给你带了个小玩意,看看喜不喜欢。”

    季濯缨接过盒子,迫不及待打开,只见里面躺着只银线编织的小兔子。

    兔子并不是平常蜷着一团的圆润样子,而是后腿蹲着,前腿直蹬在地上,立着两只耳朵,扭头看过来的样子,灵动非常。做工更是精细,连那小小三瓣嘴都活灵活现。

    着实是一只警觉又机敏的小兔子。

    季濯缨满脸惊喜,捧着银兔子爱不释手:“佩玮姐姐,这兔子款式新颖又做工精细,我喜欢极了,你是在玲珑阁买的吗?”

    玲珑阁是大宸国内一家连锁珍宝阁,其中饰品宝物样样精致绝伦,但此物并非玲珑阁得来。

    明璋摇摇头,面色有些腼腆:“是我寻了师傅来,自己学着做的,你喜欢就好。”

    季濯缨闻言,看着小兔子更是喜爱万分,想拿在手中把玩又怕弄坏了,想了一会,从床底拉出只小巧的箱子,打开。

    箱子里放着两只虎头鞋,一块锦帕,一些圆润发光的珠子,还有几张小像。

    季濯缨小心翼翼将那银兔子放进去,拿锦帕垫着,又恋恋不舍地抚了抚,这才打算将箱子阖上。

    明璋斜眼瞟见几张纸,上面似乎还画着人像,一时有些好奇,又有些醋意,阿缨同自己没见过几次,画的定不是她,还不知是谁呢!

    醋意壮胆,她一步跨到床边,拦住季濯缨的动作,手便朝着那几张小像而去。

    季濯缨却像是受惊了一般,忙按住她的手,“佩玮姐姐,别看”

    明璋醋意更甚,有些受伤地望向他:“你不让看便不看了吧只是可否告知我画上是谁,可比我强在何处?”

    季濯缨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却是“噗嗤”笑了,“你想到哪去了,哪有什么别人,我画的可是当朝太女殿下!”

    他微微扬起下巴,做出一副傲娇之色。

    “是我?”明璋脸上迷惑不减,“那为何不叫看?”

    季濯缨又有些羞意上涌,忙转移话题:“先别说这个。佩玮姐姐才是,为何不信任我,还说那画上是别人,姐姐便如此揣测阿缨的吗!”

    见眼前的小公子鼓着张脸,粉嫩的嘴唇微微嘟起,十足娇嗔可爱,明璋眼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