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黄泽吩咐副官先行带兵回营后,一人一马一车相携朝着皇宫而去。

    出发前她们已同宫中递过书信,言明了大致回京时间,是以刚一到宫门口,便见女皇身旁极其倚重的近侍唐缮静立候着。

    见她们前来,一直抻着脖子张望的唐缮面上浮现出喜色,急急上前迎接,“几位大人,太女殿下,陛下特许几位无须着朝服,速速上殿交待赈灾情况。”

    马车停下,黄泽也翻身下马,将缰绳递到唐缮手中,扭头帮着湘兰将明璋从马车上搬下来。

    唐缮左右观望了一圈,不见郎秋平,不由疑惑出声:“不知郎大人何在?”

    明璋面上带着些沉重,轻轻回她:“路上遇了贼人,郎大人受伤严重,坐不得马车,还在端阳县休养。”

    唐缮惊呼一声,急急开口:“可需上报陛下,派几位御医前往诊治?”

    明璋摆摆手:“不必,只是外伤,已请当地大夫看过了,过几日伤势减轻便可接郎大人回来了。”

    “还请唐近侍引路,我等勿要耽搁了早朝。”

    女皇派贴身近侍来迎,可见对她们十足重视。不过,最为重视的应当是骠骑将军黄泽,自己不过是个捎带罢了。

    明璋自嘲地笑笑。

    可惜一路上唐缮不断与黄泽搭话,黄泽始终反应平平,不时“嗯”一声,便再无多言,叫唐缮碰了个软钉子。

    反倒是明璋时不时的接话,给她个台阶下。

    这唐缮,对女皇的心思了解的很,是以凭着灵通的消息巴结了不少权贵,在京中也颇有几分能耐,可惜黄泽生平最看不起汲汲营营之辈,难给她个好脸色。

    明璋见她一副敢怒不敢言的铁青脸色,揉了揉嘴角,将自己不由自主露出来的笑意憋回去。

    几人到达金銮殿时,早朝已近结尾,听闻殿外通报,女皇忙宣她们进来,神色十分急切。

    明璋行动不便,在黄泽的搀扶下从轮椅上下来,拖着两条软趴趴的腿,整个人伏在地上,“母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旁边的黄泽也撩了衣摆跪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女皇忙挥手:“平身平身!快起来仔细说说此行蝗灾治理得如何!”

    黄泽率先起身,又将明璋从地上捞回轮椅上。

    明璋朝她拱拱手,面上满是羞涩,手按在轮椅柄上刚想开口,却听殿前传来一声细笑,随即又像是受惊了一般憋了回去。

    扭头过去,果然看到明钰那厮捂着个嘴,明璋心中毫无波澜,像是丝毫未受影响一般,开口开始汇报情况:“禀告母皇,儿臣与黄将军、郎大人”

    “对了,秋平何在?朕一时竟没注意到她不在。”女皇打断她,面上有些疑惑。

    明璋张了张口,表情上满是痛恨:“禀母皇,回程途中,队伍遭遇了贼人,来势十分凶猛,郎大人被歹徒袭击,负伤严重,如今还躺在端阳县的客栈之中,还望母皇恕她不能亲自上殿述职之罪!”

    女皇大惊,猛地一拍龙椅扶手,“何人如此大胆,竟敢袭击朝廷命官!”

    明璋垂下头:“儿臣不知。”

    女皇话音刚落便反应过来,这世上能胆量做出此事的,除了她的好女儿还有哪个!心中气得恨不得把那个傻的狠狠扇一巴掌,面上却还要装作波澜不惊,温和地对着明璋:“你接着说,临石郡情况如何了?”

    明璋将此行来去路上的刺杀,去了临石郡后所见的饿殍满地,治蝗所用方法,以及临石郡粮仓空空等事,一一详细道出。

    果然见女皇像是无意般无视了刺客之事,反而震怒临石郡前任郡守陶柳监守自盗之事。

    明璋垂下眼睑,默默推着轮椅回到自己日常待着的地方,安安静静宛如一樽雕塑,面无表情。

    朝中大臣议论纷纷,始终无法商定如何处置那前任郡守。

    明璋却感觉身旁人影一动,明钰那厮上前一步,朗声道:“母皇,儿臣以为此人罪责深重,险些误了临石郡数十万百姓性命,合该查抄家产,诛灭九族,以谢天下!”

    群臣瞬间安静如鸡,仿佛刚才如水沸般的喧闹不曾出现过。

    女皇视线看过来,在明钰身上停顿一瞬,又移到另一边,缓缓开口:“宰相怎么看?”

    季良上前一步,垂首拱手:“臣以为,查抄家产合情合法,诛灭九族却是有些不妥。”

    女皇眯起眼,手指拨弄着袖口上的金凤:“依爱卿所见,何处不妥?”

    明钰亦不甚服气地看向季良。

    “臣以为,陶柳本人罪孽深重、罄竹难书,其罪当诛。其亲属同她关系亲厚,势必也受了些好处,合该同罪。但同僚、师长弟子之类,关系疏远,无甚来往,可以轻判。”

    “毕竟——”她扭头看了一圈,“在站的,可有不少同陶柳有过来往,若一并诛灭,朝中损失惨重。”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