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良步子急,走得脸上带汗,身上还沾着些饭菜香味,一看便是听到湘兰前来,中途从饭桌上下来的。

    “我相府穷得吃不起饭了吗?要她明璋来送!”

    季良饭吃到一半被打断,整个人气压极低,仿佛湘兰有一句回得不合心意便要赶人。

    湘兰忙摆着手解释,“宰相大人,您误会了。太女府中的厨子同蓬莱居是通用的,是以这饭菜都是蓬莱居中的特色。”

    “殿下心里念着大人与季公子,要奴日日送些菜色过来。”

    季良眉毛一竖,“好个明璋,想必这佳肴是送给‘季公子’,而非‘宰相与季公子’吧?”

    湘兰面露涩意,底气不足地说:“当然是送与大人母子的”

    季良冷哼一声,接过那食盒:“你家殿下什么样子,本官可是一清二楚,无须为她辩解。既她非要日日送这菜品来,我母子二人不吃白不吃!”

    湘兰嘿嘿地摸头笑笑,正要退下,季良像是想起什么,将她拦住,“等等,你家殿下怎的突然想起来送菜了?”

    湘兰面露难色,纠结了片刻还是决定告诉季良,毕竟不久以后季大人也不能算外人了,更何况殿下说的话自己不太明白,也想叫季大人解释一番。

    “殿下同奴说,她在奉旨追夫奴也没听明白,宰相大人您知道这是何意吗?”

    见眼前的女子一脸茫然,脑子转得快的季良按了按额头:“不知不知,你回去吧。”

    湘兰迷惑着来,迷惑着去,拎着食盒的季良却是一边朝着饭厅走,一边自言自语:“这厮又做什么妖,竟连女皇都说动了?女皇不干涉她的婚事了?”

    正说着,她迈入饭厅,口中言语却是叫季濯缨听了半句。

    季濯缨一直放着筷子等母亲回来一同用膳,闻言不解地歪歪脑袋:“母亲,女皇不干涉谁的婚事了呀?”

    季良没好气的将食盒递给旁边服侍的小侍,示意他赶紧下去将菜品趁热摆上桌,然后回儿子旁边坐下,喝了口茶,没好气地开口:“还能有谁,太女殿下呗。”

    季濯缨双眼“噌”得一下变得亮晶晶,“那她可以上门提亲了?”

    季良见儿子一副儿大不中留的傻样子,心中酸涩,勉强开口:“是啊,怕是过几日便要大张旗鼓地向你求亲了。此次赈灾路上不太平,工部尚书都伤了,再加上她在外以残疾示人,女皇应当是放松了对她的警惕,心中也有些内疚,便允了她追求你。

    哪怕娶到你,她身残无法继位,陛下也不会担忧我偏向于她。”

    季濯缨点点头,担忧的开口:“何人非要害她们呐?佩玮姐姐明明已表现得足够无害了。”

    “不好说,两位皇女皆有可能,”季良眉头紧皱,“不过女皇此次态度松缓,怕是也有参与。”

    季良不愧为当朝宰相,对形势的推测八-九不离十。

    见季濯缨担心地饭都不愿吃了,季良酸溜溜开口:“儿大不中留,这还八字没一撇呢,就开始替人家担心了。可怜我这老母亲一个,坐在一张桌上都难得儿子正眼呢!”

    季濯缨被说得面颊绯红,讷讷开口:“母亲说什么呢,儿子当然是同母亲最为亲近了。”

    正好下去料理菜色的小侍端着托盘上来,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被摆在桌上。

    季良夹了一筷八宝鸭放到儿子碗里,揶揄道:“快尝尝,太女殿下送来的蓬莱居极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