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明璋坐在马车之中,脊背端直,生怕将衣服揉皱,将发髻碰散。

    她掀起一角窗帘,向外看去。傍晚的阳光别有一番滋味,明亮但不晃眼,泛着暖色调却不给人一点温暖。

    明璋使劲往远处望,天边飞过一排大雁,缓缓由一字队形,排列成人字。

    秋意浓了。

    她放下窗帘,皇宫到了。

    明璋一路紧张,浑浑噩噩地下了马车,坐上软轿,晃晃悠悠被载到宴乐殿。

    宴乐殿向来冷清,唯有宫中办宴才会热闹起来。此时,殿中已掌了灯,叫黄昏留下的一点暗色消失不见。

    明璋走到上首,在女皇左手下侧位子坐下。左为尊,宫中又无凤后,贤妃、德妃各自坐在女皇右手下侧,同自己所生皇女位置相对。

    时间过得极快,明璋也不留意那歌舞如何,饮食如何。她坐立不安,眼巴巴盼着开了宴,又盼着众人尽快用完膳,好叫女皇提出封赏,自己趁机求亲。

    觥筹交错,人影散乱,众人宴饮终于告一段落,丝竹声尽,殿中一片安然。

    只听女皇威严的声音响起:“此次临石郡赈灾,效率极高,成效喜人,合该封赏。”

    众臣在自己席位前齐齐伏拜:“陛下英明!”

    女皇略略挥手:“众爱卿平身。黄爱卿何在?”

    “微臣在。”黄泽自席中走出,在大殿中央,面朝女皇跪下。

    “封黄泽为威武将军,赐金甲一副,赏食邑五千户,云锦五匹,羊脂白玉如意三对,红珊瑚一副,东珠一匣,白银千两。”

    “谢主隆恩!”黄泽跪拜,接过女皇近侍送下来的明黄圣旨,回到席位上。

    女皇又开口:“郎爱卿?”

    郎秋平缓缓站起,苍白着脸跪在殿中央:“微臣在。”

    “爱卿想要何封赏?”女皇并未直接赏赐,反而多问了一句,“爱卿此行劳累又受伤,须得好生怀慰才是。”

    郎秋平伏低身子,许是牵扯到了伤口,额上出了一片冷汗,她声音有些颤抖,但不输一丝底气:“臣无须金银财宝,只想求陛下见证,臣想要求娶黄将军胞弟,黄锦公子!”

    女皇面上竟无任何诧异之情,仿佛早已知晓此时之事,淡淡颔首:“黄爱卿意下如何?”

    黄泽扭身跪在原位,跪伏道:“郎大人才貌双全、清风霁月,与臣弟情投意合,臣无异议。”

    女皇抚掌大笑:“好极,那朕便做个见证,为你二人定下婚约,待黄家小公子成年后,择日完婚!”

    郎秋平喜形于色,高呼:“谢主隆恩!”便退回席内,同黄泽身后的黄锦眉来眼去。

    如此便只剩下明璋还未受赏,殿中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太女身残,又不缺财物,众人都想看看她要求什么。

    女皇扭过头,“璋儿?”

    明璋本靠着木台,看上去也十分正常,但此时闻言,艰难扭身向女皇,整个人伏倒,“母皇,孩儿但求一人。”

    女皇大笑:“今日莫非天上红鸾星动,这一个个的都来求姻缘?”

    “只是璋儿,求亲切忌强取豪夺,对方若不愿,母皇也帮不了你。”

    明璋低垂着头:“孩儿明白。”

    随即,她直起身来,转向宰相所在席位。宰相位高权重,坐席仅在几名皇女下首,距离不远,是以明璋将季良母子表情看得清清楚楚。

    阿缨面上仍是那副清清冷冷的模样,眸中却有些水光闪烁。明璋是有些不解,但求亲的喜悦令她将这不和谐之处抛之脑后,激动开口:“季公子,可愿同我缔结良缘,同修百年之好?”

    季濯缨眼眶中的晶莹控制不住地滚落,明璋有了些呆滞,又拿余光扫到身旁明钰小人得志的奸笑。

    “我不愿意。”季濯缨流着泪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