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名白发少年突然从天而降,温润无害的五官配上扭曲癫狂的笑容,说不出有多违和。

    “记住了,我是第七王权者,无色之王!”

    说着,少年拿出一把手枪对准十束多多良。

    扣下扳机,发出巨响的同时大厦周边突然放起了烟火,枪声混迹在烟火声中,无人注意到这栋大厦天台上正发生着的暴行。

    除了提前躲在暗处的青守。

    加害者和受害者都震惊的看着眼前突然张开的迷你版王域,子弹卡在王域上,强烈的冲击力让王域以子弹为中心,向外呈圆形扩散出水波状的纹路。

    青守缓缓走到两人面前,经过刚才的事件,他算是明白了,这位新上任的无色之王似乎妄想引起王权者之间的战争。

    而□□,正是他们面前的青年。

    可是青守想不明白,对方就这么直接报出名字,而不是通过栽赃嫁祸将其他王权者拉下水,是另有企图呢,还是他单纯是个头铁憨憨?

    见自己的攻击被人拦下,少年也没有要继续进攻的打算,而是趁着青守不注意,迅速攀上栏杆一跃而下,期间还不忘重复。

    “记住了,我是无色之王!”

    青色的力量扑向对方,试图将人抓回来,但是对方似乎在这一刻察觉到了青守的计划,接近于透明的王域在一瞬间展开,挡住了青守的抓捕。

    在那一瞬之间,大厦楼顶浮现出一把透明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这下可以确认了,对方就是新上任的无色之王。

    趴到围栏边向下望去,已经看不到人影。

    青守这才回头看向十束多多良,如果他没来的话,今天这里可就要发生命案了。

    “没受伤吧。”

    “没有,今天多谢你了,我记得…你叫青守对吧。”

    对于这样的攻击,十束多多良早已习惯,作为吠舞罗最弱的干部,不知道有多少看不惯吠舞罗的组织想要对他下手。

    也正因此,他一般都在吠舞罗的管辖范围内活动,没想到今天特地来拍夜景,竟然也会被人找上,而且对方竟然还是一位王权者。

    不过,既然青守在这里的话…

    青年对青守笑了笑,转身继续将手中的相机对准繁华的夜景,今晚的烟火表演可不能错过了。

    本以为对方会马上离开这里的青守面无表情的看着沉浸在拍摄美景中的十束多多良。

    这人的心是有多大,刚才你可是差点就命丧于此了啊喂!

    然而最后青守还是陪着他拍完夜景,将人完完整整的送到了homra酒吧门口才离开。

    在对方热情的邀请自己进去喝一杯的时候,青守义正辞严的拒绝了,就上次他们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态度,足以让他永远都不想踏入赤组的驻地。

    “十束哥回来了?”

    里面传来声音,十束多多正准备回答自己带了朋友回来,他身边的青守就一溜烟的跑了。

    ‘你怕他们做什么?又不是打不过。’

    赤剑出声嘲讽。

    跑到巷子里的青守平复下自己的心情,‘那可是阿赤你的族人呢。’

    划重点:恨不得把我切开然后把你救回去的暴躁族人。

    ……

    回家后,青守先是和宗像礼司汇报了今天的事件。

    说到无色之王一直强调自己的身份时,宗像礼司出手中断了青守的叙述。

    “已经确定对方就是无色之王了吗?”

    “确定了,他能召唤王域,同时也有属于无色之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出现。”

    宗像礼司沉吟片刻。

    “照你这么说的话,目前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他就是无色之王,但只是个有勇无谋之辈,无需过多揣测。”

    “第二种,他不是无色之王,但通过某种特殊的方法控制了无色的身体,这样的话,很有可能会是其他王权者设下的陷阱,引导吠舞罗和无色之王的斗争。”

    “第三种,也是最严重的一种,他是无色之王,但也可以不是无色之王,这样的话,就说明他自身具有能夺取他人身体的能力,同时也能说明他的能力同样对王权者有效。”

    “当务之急,是先将这个人控制起来,所以,青守,你还记得那人的样貌吗?”

    晚上,青组迅速根据青守的形容,将嫌疑人确定下来。

    经查证,对方目前还只是学园岛的一名学生,从他之前的经历来看,并不像是青守所形容的无色之王。

    “总之先对他进行24小时的密切监视。”

    宗像礼司做出最后决定,毕竟这是他们目前唯一掌握到的线索。

    与此同时,在了解到他们的干部差点被人袭击后,吠舞罗众人群情激愤,叫嚷着必须让这个不知天高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