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晚自习放学铃声一响,周骥就站了起来。

    “周骥,你先别慌,两分钟时间,我们把这道题讲完再下课。”讲台上老师点他名。

    周骥伸伸懒腰,重新坐回凳子。

    他心不在焉的,一颗心早飘远了。

    等到老师宣布放学,他几乎是飞奔到家。

    周志平还未睡,老爷子上年纪后培养了俩爱好,一是牌瘾大,二是电视瘾大,倒也排遣寂寞。

    都这时候了,他还守在电视机前,戴着副老花眼镜,跟着里面的表演艺术家咿咿呀呀哼哼。

    周骥揭开座机遮灰布,问:“爷爷,晚上有人打电话来家里吗?”

    周志平拿遥控器慢吞吞地摁着音量减键,扭头骂他:“你个小兔崽子,不好好上课,打电话到家里来戏弄你爷爷是不?不要以为我人老了眼睛不中用了就好忽悠了,我是懒得搭理你。”

    周骥按了回拨,电话屏幕上果然跳出他的号码,呼叫的过程中,周骥糊弄周志平:“不是,我手机出问题了,不晓得按到哪里了。”

    “你就给我扯把子吧。”周志平压根不信,“给谁打电话?”

    “宋泽。”周骥张口就来,“刚才下晚自习忘了给他说,让他明天把他新买的游戏光碟带来给我玩玩。”

    周志平便数落他:“你看看宋泽,玩游戏也不影响成绩,他那脑袋瓜也不知道怎么长的,人正数第一你倒数第一,回回去开家长会,我这张老脸都不知道往哪搁。什么时候你也把学习搞好,让你爷爷高兴高兴行不。”

    “这不能怪我,我爸读书那会儿也是垫底的,遗传的锅我可不背啊。”周骥振振有词,他催老爷子去睡觉,“这么大把岁数了,还学小伙子熬夜,你以为你十还六|七呢。没听医生说老年人熬不得夜?赶紧去歇了。”

    傅真甫一接通,听见他这话忍不住笑出声。

    人越老越像小孩,周志平还挺服周骥管的。一边佯装生气地说了句“我心里有数,还用你说”,一边关了电视,背着手上楼了。

    老爷子离开后,周骥才问傅真:“好笑么?”

    “你平时就这么跟你爷爷说话啊?没大没小的。”傅真躺在宾馆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白炽灯上的飞蛾。

    “老头儿不自觉,我不提醒他,他能看到一两点。”周骥说,他有几次半夜下楼喝水,撞见他爷爷还津津有味看着电视。

    “厉害了。”傅真好奇,“他不困么?”

    “人老了就没觉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多睡的原因,不然老了想睡都睡不着。”

    “可拉倒吧你,少给自己的懒找借口。”傅真拆穿他,她说,“先前我忘了你没下晚自习就打你家里电话了,是你爷爷接的,幸好我没先开口。”

    周骥笑:“我知道,老爷子还以为是我故意干的,我跟他说手机出毛病了。你爸怎么样?”

    “他没事,后天早晨就可以出院回家。不过不能发火,我妈让我以后没事少惹我爸生气。”

    “那你现在躲哪儿接我电话呢?”

    “宾馆,就我一个人,我妈在医院陪我爸。”

    周骥问她:“你一个人怕不怕?”

    傅真说:“不怕,就是有点儿无聊。”

    周骥便顺着这话说:“你想聊什么?”

    傅真想了想,她叫他名字:“周骥。”

    夜晚安静的电流,将少女轻软却又带着一丝郑重意味的声音送到耳边。

    周骥心脏紧了紧,他神情不自觉变得宠溺温柔,“嗯”了一声。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