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审(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龙渊捏住陆宁初的脸颊,微微用力,迫他张开双唇。龙鳞坚硬锋利,不需细看,就能看到陆宁初口中满是割伤,一塌糊涂。

    他就着捏脸的姿势吻了下去。

    龙族浑身都是宝,就连唾液都有治愈伤口的功效。

    “唔!……”

    听到陆宁初的痛哼,龙渊下意识后撤,然而他再温柔也没有用,陆宁初立刻紧紧追来,十分急切。

    陆宁初口中的割伤尽数消失,龙渊便欲停止。但明明已经有些喘不上气,陆宁初却还纠缠于他,不肯让他离去。察觉他有离开的意图,立刻发出犹如弃犬般的哼唧。

    龙渊无法,只能继续亲着,直到陆宁初晕乎乎地没了力气。

    泪痕在陆宁初脸上冻成了小小的冰晶,龙渊替他拭着眼角,道:“不哭了。”

    然而听到这句话,明明已经止泪的陆宁初,眼中当即又有泪水汹涌而出,甚至还“哇”地一声埋进龙渊颈侧,又凶又委屈地道:“就哭!”

    他当真如稚子幼童般地哭了起来,嘴里零零碎碎地各种念叨,向龙渊尽述心中的委屈难过。

    龙渊微微错愕,而后抬手轻轻拍他的脑袋:“乖。”

    哪怕陆宁初提到“我大师兄死了”、“是我没保护好他”,他的动作也只稍稍停顿,便又继续。

    风雪渐大。

    思及陆宁初总是冰凉的手,龙渊道:“先回屋。”

    陆宁初却不理他,继续哭自己的。

    龙渊只能加重力道拍拍他,哄道:“陆……宁初,我们先回屋。”

    怀里的人终于有了反应,不过也吓了龙渊一跳。

    陆宁初竟突然跳起,双腿盘上他的腰侧,干脆挂到了他身上。他依旧埋着脑袋,闷声闷气地嘤嘤呜呜:“要你抱我……”

    龙渊只能托住他,抱着人进了屋。

    进屋之后,陆宁初仍是树熊似的挂在龙渊身上不肯下来,龙渊便坐到了床上。

    软禁期间,饮食以辟谷丹抵之,不需旁人送饭。故陆宁初一会愧疚李云琅之死,一会骂骂咧咧,竟是哭到了天色暗下。

    “……明明是袁林要杀洛水宗那些人,我杀了他,是救了他们,不识好人心,狗咬吕洞宾……”

    “……什么堕入魔道,他们就是嫉妒,看不得我比他们厉害!……”

    龙渊不厌其烦地哄着:“嗯,是他们不好。”

    “龙渊。”陆宁初忽地蹭蹭龙渊颈侧,“我想睡觉。”

    “那便睡。”龙渊欲把他放到床上。

    陆宁初却抗拒他的动作,抱他更紧。

    “要你抱着。”

    龙渊和他一块躺下,又听一直黏在他怀里的人道:“你抱得再紧点好不好?”

    龙渊依言为之。

    然而陆宁初仰起满是泪痕的脸,又道:“再紧一点。”

    反复几次之后,两人的身体几乎尽可能地纠缠在了一起。

    但陆宁初仍是不满意,委屈兮兮地扁扁嘴,又道:“龙渊,你变成原型好不好?”

    龙渊定定看他,瞌眼藏起眼中无奈,默然化作一条水桶粗的黑龙。床铺太小,他只能盘起身躯,但即便如此,陆宁初还是被挤到了边缘。

    他欲把龙身变得再小些,却见陆宁初毫无迟疑地爬进他盘起的身躯中间,跟飞鸟还巢似的窝好,又对他的龙首伸手。

    “抱。”

    龙渊:“……”

    他总觉得,陆宁初似乎有些过于熟练。不过,他还是把龙首伸至陆宁初面前,任他抱入怀中。

    陆宁初抱好了龙渊的龙脑袋,把头枕到龙首周围的颈毛里,才终于消停。

    他这几日困顿绝望,就算入睡也睡不太好,精神十分差劲。故此时抱好龙渊,他很快便沉沉睡去。

    俨然甚是心安。

    血色龙眸中有复杂神色闪过。龙渊轻轻游动龙身,将其中年轻剑修盘得更紧一些,而后又摆动龙尾,勾起床脚被褥盖至其身,用龙尾压住,才合上龙眸。

    这般黏人,连不告而别之过,都显得无关紧要了。

    难得一夜好眠。

    陆宁初醒来,龙渊也立刻睁眼。

    然,不待他反应,他便被抱着亲了下龙角,然后陆宁初又把脸埋回他的颈毛,一边蹭一边软软地喊:“龙渊……”

    龙渊:“……”

    龙渊只觉得要了命。

    他几乎是僵硬地等到了陆宁初清醒。

    但即便清醒了,陆宁初还是用满是依赖的语气,软软喊他:“龙渊……”

    龙渊想起之前陆宁初狠绝的撩阴脚,只觉得更加上头,努力定了定神,试图维持理智:“你哪来的龙鳞?”

    陆宁初脸上顿时浮现得意的窃笑:“我从你床上找出来的。”

    如人会掉发一般,龙也会褪鳞。

    昨日抱住陆宁初时,龙渊就发现他藏了一个锦囊的龙鳞。这般行为,令他心中有种难言的情绪。故,此时他便忍不住问:“藏我的龙鳞做什么?”

    “我会想你啊!”陆宁初答得理直气壮。

    龙渊:“……”

    黑龙默默扭开龙首,又在陆宁初抱着他嘿嘿笑时,突然出声:“要不要和我回厄乱岭?”

    陆宁初脸上的笑意顿时收敛。

    龙渊回首看他,道:“现在的情况,不在于你能否自证清白,而是有人想要你死。”

    他暗中观察着陆宁初,自然也会留意事情的发展。

    陆宁初俯身倚在龙首上,轻声道:“我知道。”

    “但,我还想试一试。”

    他之前情绪失控,甚至生出了顺命而为的想法,但见到龙渊后,他却又不愿意了。

    他不舍得。

    前世龙渊在将死之时,都还要自剖心脏,拼尽全力地想让他活下去,他怎么能在不过开始的时候做了逃兵。李云琅之死虽已不可挽回,但他还有离恨天,还有龙渊。

    所以,他想再试一试,再试试能不能找出仇敌真身。

    现在的状况是很糟糕没错,但前世他是因“杀害证人”才被定罪。今世没有这项罪名,他是口说无凭,洛水宗亦是口说无凭,这般情况,不足以定他罪名。袁林死于他手虽不能否认,但若以此追究于他,此次在织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