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对了,等会儿你见到林大师和……”李斌想了半天,没想到该怎么形容万俟沉,“万俟先生,尊重点。”

    见老杜没放在心上的模样,李斌又添了一句:“别犯我以貌取人的错。”

    老杜表情稍微变得严肃一点,能让李斌这么放在心上的人,一定有几分本事,当下他收起心里的几丝不以为然,想着等会儿一定要打好关系。

    俩人就在小区门口溜达着,中年男人常有的秃顶加上啤酒肚,看起来跟即将要退休的老干部似的。

    说话间,老杜远远的看到一辆深灰色的豪车开过来,他眼睛噔的一下睁大了。

    几乎每个男人都对车有一种莫名的追求,乍一看到这车,老杜都快忘了自己站在这是干嘛的。

    “林大师来了。”李斌表情一变,捅了他胳膊一下让他回过神。

    林盼一下车就看到李斌和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站在小区门口等他们,那中年男人眼睛发光的看着他……身后的车。

    万俟沉慢吞吞的走下车,他手上的那份报纸不见踪影,被他整整齐齐的叠成长方形放在副驾驶。

    他一侧头正好跟老杜对视个正着。

    本来眼神狂热的老杜看到他的视线,不由自主的浑身一寒,背后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有种莫名的危险感从头皮一路窜到脚跟。

    老杜连忙收回视线。

    “杜老板。”林盼率先走到老杜身前,对站在后面的李斌笑着打了声招呼:“李老板。”

    “您好您好。”老杜和林盼握了个手,视线不动声色的从林盼脸上转了圈,心下了然为什么李斌刚刚再三提醒他不要犯以貌取人的错。

    原因无他,这个大师……看起来也太不像大师了。

    这相貌气质,说他是哪家的豪门少爷还差不多。

    林盼和老杜松开手,又给老杜介绍了万俟沉,老杜不敢和万俟沉握手,他总觉得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很神秘,身上带着几分让人畏惧的气场。

    万俟沉的目光在老杜身上瞥了一眼,懒懒的收回视线。

    “林大师,您看是先去我家还是找个酒店先吃饭?”老杜脸上带着笑询问道。

    “去你家吧。”林盼看到老杜手上戴着一串佛珠,不由多看了几眼。

    老杜察言观色,立刻发现林盼的视线,他摸着后脑勺笑了两声:“这个佛珠是我家祖传下来的,我爷爷传给我的,说戴在手上能保平安。”

    说着话,他和李斌带着林盼和万俟沉走向小区内。

    老杜家住在低层,房子的装修风格金黄金黄的,乍一进去差点闪瞎眼,李斌抽了抽嘴角,伸手遮了下自己的眼睛。

    万俟沉倒是面色平静,他凝视着客厅挂着的镶着黄金的挂钟,对林盼问道:“我觉得金色不错,要不要也把家里客厅这么设计一下?”

    林盼以一种“你疯了吧?”的眼神看着他,无声的拒绝着。

    万俟沉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在一旁听了一耳朵的老杜和李斌对视一眼,俩人好像隐隐明白了什么……

    老杜在邀请几人坐下后,亲自去泡了壶茶。

    “林大师,实话不瞒你,我最近一直在坐噩梦。”给林盼和万俟沉倒了一杯茶的老杜坐在李斌旁边,他看起来似乎很困扰,“这个噩梦很奇怪,我已经梦到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每天晚上都是同样的梦境。”

    林盼喝了一口茶,问道:“什么梦?”

    万俟沉抬眸,看向老杜手腕上的那串佛珠。

    “那个梦说起来很诡异。”老杜将手放到桌上,搓了搓手指,“我有个女儿在高中上学,因为高三学业繁忙,每天来回的跑耗费精力,前一阵子在学校住校了。”

    李斌问道:“这跟你梦有啥关系?”

    老杜表情有些凝重:“我做的噩梦就是关于我女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