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你这变态(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心悦酱,你来了啊。”

    “嗯,大家来得都好早啊。”佐仓心悦走进女仆店后边的更衣室,先是向其他一同在这里打工的妹子们打招呼示意,随后,便走到了自己的铁柜旁边,插进钥匙转动并打开,取出了自己那套干干净净、黑白分明的女仆装。

    这里毫无疑问是女子更衣室了,青春靓丽的少女们在这里集体换衣服,一个个脱至了一半或干脆全脱的,裸露着大片富有光泽的雪白肌肤和胸前深邃的“刀疤”,还有她们或保守或性感的文胸与内裤,光景简直无限好。同时还有妹子们正在往白皙圆润的大腿上一点一点套丝袜,套好后的白丝袜便会在肉肉的大白腿上勒出淡淡的凹痕,捍卫着更上方的绝对领域。只能说,倘若有血气方刚的年轻处男在这里,十有八九就狂飙鼻血当场昏厥——这谁顶得住啊!

    在这里打工了几天,佐仓心悦现在也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不会在脱衣服的时候还羞耻心十足磨磨叽叽遮遮掩掩了。

    毕竟大家都是女孩子,没什么好羞耻的,况且她胸又不大,不会像大胸的妹子那样有被突然袭胸的危险,倒不如说,她袭胸别人的概率反而更高。

    很快,在几分钟的圣光笼罩结束后,佐仓心悦已经穿好了女仆装,并且对着更衣室里的镜子原地欣赏了一下,心里有些满意。

    女仆这个称呼听上去有点低人一等的感觉,但她还是挺喜欢女仆装的,感觉特别好看,无论是作为女仆标志头饰的喀秋莎、黑色的连身短裙、白色的荷叶边围裙,还是胸口的蝴蝶结,腿上的白丝,以及丝袜上边缘若隐若现勾人犯罪的吊袜带,都是给人一种萌萌的感觉。虽说是传统女仆装基础上为了迎合死宅等男性顾客口味而推出的改良型,但,站在女生视角来看也一样会觉得很可爱。

    更何况她相貌出众,相辅相成之下,说是宅男杀手也不足为过。

    随后……

    振作一下精神。

    佐仓心悦便准备恢复元气满满的姿态出去迎接顾客了。

    虽然中午的时候因为宫泽龙二的关系搞得她心情很糟糕,恨不得头给他锤烂、腿给他打断……但,她这种富有敬业精神的妹抖,肯定是不会把负面情绪带入工作中的。

    现在的时间是傍晚六点半,用餐高峰期,而女仆咖啡厅自然也属于餐饮类,店内的客人自然会比较多,等佐仓心悦走出更衣室来到前台的时候,店内的女仆们基本都忙成一片,送餐的送餐,互动的互动,合影的合影,很是喧闹。

    见状,暂时没有任务的佐仓心悦想了想,便走到了店门口,准备迎接下面走入店内的顾客。

    她在这里干了几天,差不多了解了女仆咖啡厅的顾客分类,大部分还是ACGN爱好者,比如那种羞涩腼腆、跟女生说话都要结巴的阿宅,像变态啊流氓啊什么的还真没遇到过。

    不过,即便如此,她心里还是比较喜欢倾向于和女顾客互动的,果然,比起对男客人喊“主人”,她还是比较喜欢向妹子们喊“大小姐”。

    又有客人推门走进来了,佐仓心悦调整心态,立即准备躬身,口中同时说道:“主人,欢迎……”然而,躬身的动作和口中的台词进行到一半,她就知道自己说不下去了。

    因为走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穿着校服拎着单肩包、一脸稀奇表情的宫泽龙二。

    “怎么不说了?继续说啊!好好问候主人不是女仆小姐应该做的吗?”宫泽龙二。

    说着,他也是一脸惊讶和稀罕的看着眼前的妹抖小姐,有一种打量稀有动物的感觉。虽然在进门前他就猜到可能是这样了,但,真正看到一身女仆装、面带甜美笑容的佐仓同学,再对比一下她中午那无比欠打的司马脸,反差真不是一般的大。

    佐仓心悦没有理会他,更不打算再喊他一次“主人”,背对着店内的小脸迅速阴沉下来,还用只有宫泽龙二听得到的分贝冷声道:“你来干什么?”她真是日了狗了!这狗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自己打工的店里?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难道是凑巧?

    不可能,女仆咖啡厅很少有高中生来,就算有也大多是公立、国立学校那些混吃等死的咸鱼高中生,至少清水私立学园的年级第一是不可能有闲心来这种地方的,况且今天又不是周末!

    那么,是他从什么地方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特地找过来的?也不可能啊,自己最近才在这里打工,也没有让任何人看见过,连同班同学都不知道,这个狗东西凭什么知道。

    等等,自己来得路上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莫名的有种心悸的感觉,好像一路走过来的时候有什么人在跟踪自己……原本还以为是错觉,难道说是这小子?是他一路上都在跟踪自己?

    对,一定是这样!这狗东西表面上看起来人模狗样,但内在果然还是和当年国中时期一模一样的差劲,只是多了一层懂得伪装自己本性的虚伪外壳而已!

    佐仓心悦在心里得出了结论,不由得感到了一阵寒冷。

    这个家伙看上去人畜无害,但,实际上连跟踪女高中生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那么恐怕连更加恐怖的犯罪行为恐怕也……自己今天中午和他发生了争执,他是不是在计划着报复?

    而宫泽龙二这边不清楚这妹子脑袋里在想些什么,只是看她一瞬间有些愣住的趋势,便皱眉提醒道:“女仆小姐,你是不是该问候我这个主人,然后再引导我落座和点餐了?”

    这姑娘在发什么呆呢?育碧服务器吗,延迟这么高,还能讲着讲着忽然掉线的?

    另外,他自然没打算在这里吃晚饭的,顶多在这里喝一杯咖啡,顺便满足一下好奇心——对佐仓同学,对女仆咖啡厅,都有。

    “你……请跟我来。”佐仓心悦回过神来了,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直接省掉了“主人”这个称呼,带着宫泽龙二走到了角落里的空位上,然后又把菜单给他取了过来。

    看宫泽龙二似乎真的在认真考虑点什么的样子,佐仓心悦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注意这边,又冷冷的低声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不相信这狗东西是来吃饭的,这家伙连书包都拎在手上,校服都没换,说明一放学就在跟踪自己了,说不定连自己家的住址也……天啊,尾行痴汉!这绝对是彻头彻尾的尾行痴汉!

    他不会真的想要对自己犯罪吧?

    宫泽龙二看着她警惕的表情,脸上的笑容逐渐邪恶了起来,心情愈发愉悦。

    在女仆咖啡厅打工对女生来说确实是一件不方便传出去的事情,首先外界对女仆咖啡厅的了解程度有限,容易往暧昧、风俗业、援jiao少女方面去联想,影响不好。而且,像佐仓心悦这种颜值在班级里肯定有很多追求者,如果那些把她视为女神的男孩子们得知了她在女仆咖啡厅打工,估计第二天就集体光顾了……那,如此一来,她在学校里得有多少男主人?在学校里上个厕所都能碰到十几个喊过主人的男人,妈耶,那也太特么变态了!

    也就是说……

    自己这是掌握了佐仓同学的把柄?而且不是裙下的把柄,是真正的把柄!一个可以用来威胁她的把柄!

    把脑海中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甩掉,酝酿了一下措词,宫泽龙二脸上邪笑依旧:“我不想干什么,但……如果你在学校里还要继续和我做对,或者弄出一些让我或者白鸟学姐尴尬的谣言,那么我就没法给你保证了。你理解我的意思吧?”

    佐仓心悦下意识捂住胸口,又惊又怒:“你真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