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等会儿能再让我摸几下吗(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这种紧张时刻发呆或神游天外当然是不应该的,但,宫泽龙二确实被佐仓同学头发里忽然钻出来的两只三角形尖耳朵给惊到了,右手仍然握紧木剑,左手倒是松开了剑柄,忍不住捏了一下这两只兽耳——看样子应该是猫耳,但也不排除是狐耳的可能性,摸上去很温热,毛茸茸软绵绵的,手感极爽,绝对不是spy时候用的那种装饰品。

    而佐仓心悦原本抱着血淋淋的右腿怔怔发呆呢,眼角还挂着泪痕,耳朵猝不及防的被捏了一下,条件反射就“啊”了一声,宛若一只被触碰了敏感部位的猫。随后,她满脸愤怒的抬起手把两只尖耳朵捂住,意思很明显:敏感部位,不准摸!

    宫泽龙二其实还挺想再捏一下的,因为手感确实很好,而且佐仓同学的反应也很有趣……不过在这种紧张时刻想这种事情还是不太应该的,那就算了。

    “小心!”佐仓心悦忽然大叫道。

    宫泽龙二反应很快,其实他本来也没有放松对身后的警惕,在听到佐仓同学的提醒后,木刀双持,转身就是一记无比暴躁的无念想劈。这是宫本武藏所创立的二天一流中的招式,招数名字听上去好像很吊,实际上就是“脑子里什么都不想然后砍他娘的就对了”,算是基本剑招之一。而之所以选用二天一流,是因为这是他所掌握的剑术流派中少有的二刀流,比较适合他现在的情况。

    可惜系统没有教会他桐谷和人流,不然双剑在手,他直接就上星爆气流斩了。

    黑衣忍者显然没料到这个少年反应那么快,只能赶紧从身后抽出原以为根本用不上的忍刀强行格挡。虽然这是两柄木刀而非真正的武士刀,但,木刀的战斗力实际上也不低,更何况宫泽龙二在系统帮助下身体素质惊人,挑选的木刀也比较沉重,倘若不挡住,这两根木棍子抽下来能直接抽掉普通人半条命。

    双剑斩落将这个黑衣忍者击退,宫泽龙二已经重新进入了战斗冷静状态,一切诸如惊慌失措之类的负面情绪全部烟消云散,脑海中无比清晰和冷静。

    他这两剑下来,立即就发现了自己在正面交锋中远比对方要更具优势,直接穷追猛打,将宫本武藏的二天一流耍得虎虎生风,一时间竟然将黑衣忍者打得节节败退。

    忍者擅长的领域是潜伏、追踪、暗杀等等,和剑客正面交手本就弱势,加上宫泽龙二体质远超普通的十六岁少年,在力量、反应力、体力等各方面全部碾压,又有着战斗冷静这个被动技能以保证战斗中很少出现失误,破绽全无,打着打着竟然逼着黑衣忍者后退了几十步,感觉都快把人家逼出公园场景了,如果放在正儿八经的剑道比赛里这就是出界了。

    于是,从佐仓心悦的视角看过去,就感觉非常荒诞——刚刚还撵得自己到处跑的黑衣忍者竟然会被一个十六岁少年追着砍?卧槽,今晚这剧本走势也太一波三折了吧?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啊?

    实际上黑衣忍者心中的想法也差不多,她受过专业训练,当然知道忍者在正面战斗中的劣势,但她原本以为这就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即便手中有木刀,疑似混过高校的剑道部,也肯定不是她的对手,哪怕赤手空拳都能轻松把这小子揍晕。结果等正面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她才发现这小子剑术造诣极高,实战经验虽不足但反应很快,而且手很稳,出剑的时候没有半分犹豫,简直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戮机器。

    是的!最关键的就是这小子似乎不知恐惧为何物!明明很多时候可以选择防御的,他仍然要拿来进攻,宁可胳膊上挨一刀也要往她脸上抽一棍,跟个亡命徒一样,打法纯粹是命换命,反而逼得她不得不回防,越打越憋屈。

    她可不是古代忍者,她是受过忍者训练的现代人,很惜命的,而且她也不是来杀人的,自然更不想阴沟里翻船被一个高中生给伤了,传出去太丢人。

    想到这里,她立即做好了逃……战术撤退的准备,后跳几步后取出随身携带的烟雾弹扔下,顷刻间,滚滚烟尘弥漫开来,逼得宫泽龙二不得不握紧双剑后退十几米。

    宫泽龙二毕竟是第一次正儿八经和人实战交手,又是忍者这种特殊职业,心中还是非常警惕的,拉开距离后仍然没有放松,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烟雾内的状况。然而,等几分钟后烟雾散去,里面已经没有了对方的踪迹,宫泽龙二才怔怔的反应过来,那个黑衣忍者似乎是被他给乱刀打跑了。

    不会躲在什么地方找机会偷袭吧?

    ……

    “那人走了。”

    又过了两分钟,佐仓心悦看宫泽龙二还跟个二愣子一样在原地跟空气斗智斗勇,看不下去了。她有一种独特的野兽直觉,能够感应危险,因此才能在回家的路上发现跟踪者并及时做好防范,现在那种心悸的感觉消失了,那对方应该确实是离开了。

    宫泽龙二哦了一声,随后便转身,走到佐仓心悦的旁边,看了一眼她的头顶。这会儿佐仓同学已经将两个毛茸茸的猫耳重新藏进了头发里,仿佛那两只耳朵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只是她自己大概也清楚这只是掩耳盗铃罢了,视线故意瞥向其它地方,不肯和宫泽龙二对视,也没有主动交代的意思。

    宫泽龙二没有急着问,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回头再问清楚也不迟,而且连他都能有系统了,这个世界就算再奇幻一点,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于是他便看了一眼佐仓同学血淋淋的膝盖,问道:“我送你去医院?”

    佐仓心悦低着头坐在草地上,漆黑的长发挡住了大半张脸,加上大晚上的光线黯淡,根本看不清表情,只能听见她低低的声音:“别送我去医院,普通的擦伤而已……你送我回家,我家里有医药箱。”顿了顿,她又小声补充道:“麻,麻烦你了。”

    她现在的心情无比复杂。半个小时前她还恨这家伙恨得要死,一股子怨气还没消呢,随后这家伙就像《我的英雄学院》里的欧尔麦特一样在她最危险的情况下忽然登场,救她于危难之间……实话实说,她现在仍然讨厌这家伙,但又不得不承认这小子比起国中时期,的确多了一点让人刮目相看的特质。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