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你给我去死(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佐仓心悦的住所离得并不远,等宫泽龙二背着她从儿童公园走到她家楼下,前后也只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月明星稀,借着银白色的路灯光,宫泽龙二打量了一下这栋建筑物。

    看样子是那种国内很罕见但在日本比较常见的两层小型出租公寓,每一层可以住七八户的样子,整体似乎是木质结构,侧边有上下用的楼梯,虽然看上去挺干净的,但应该有几十年历史了。

    不过也是,京都毕竟不是东京,像这样的老建筑还挺多的。

    这类出租公寓面积一般都很小,二十多平米的样子,只适合单人居住,因此,在打量过后,宫泽龙二也是微微惊讶——他本来还以为是牧野家那种传统日式二层宅院,要不然也是能住下三口之家的正常公寓,搞半天,佐仓同学其实是一个人租住在外面,没有和爹妈一起?

    本来他在心里都打好了草稿,等到了她家里要怎么和她父母解释前因后果,要怎么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见义勇为的三好少年台词都准备好了,见人家父母的心理准备也做好了,最后居然全白费了,心里也是不由得有些失望。

    “喂。”宫泽龙二。

    佐仓心悦正一脸不高兴的趴在他背上闭目养神,听到这话也是赶忙问道:“干,干嘛?”

    之前她恶狠狠的在宫泽龙二肩膀上咬了一口,疼得宫泽龙二骂了她好几句,而她这边心情不好,自然是不愿意跟他讲道理的,于是,在吵了几句后,二人也是迅速陷入了谁都不理谁的冷战阶段,一路上气氛相当沉闷,仿佛谁先开口说话谁就输了。

    这会儿宫泽龙二突然开口了,她心中也是微微一喜,想着,难道这家伙扛不住了?要先道歉?嗯,倘若他先道歉的话,那自己也不是不可以认个错意思意思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问你住哪一间了,我又没来过你家。”宫泽龙二语气不是很好,主要是刚刚被这臭丫头恩将仇报得咬了一口,疼得要死,现在心情很不美丽。

    佐仓同学明白是自己想多了,很不高兴的“哦”了一声,然后也冷淡的说道:“208,二楼最里面那间。”

    于是,宫泽龙二便背着她顺着楼梯走到二楼,一直走到了最里面那间的屋门口,然后接过佐仓心悦递来的钥匙打开门。虽然在玄关处有记得脱鞋,进去后他也懒得再找拖鞋穿了,直接踏入屋内,按照佐仓心悦的意思把她安放在了屋内唯一的一张床上。

    实际上这个房间本来就比较狭小,跟学生宿舍差不多,又有玄关、卫生间什么的占据了一定空间,所以落脚的地方真的不多,连个小沙发都没有,除了放床上也没别的地方可选了。

    然后,宫泽龙二就直接坐到了屋内唯一的一张凳子上,一边休息一边喘息。他的体力虽然已经相当优秀了,但到底还是正常人类,背着个大活人走了那么久,中途还给她气了一下,啃了一口,简直是内外的双重摧残,身心疲惫。

    不过,休息了没多久,他又起身,一边去玄关取能用的拖鞋,一边问:“医药箱在哪里?”

    “在那边的柜子里。”佐仓心悦指了指。

    宫泽龙二换上拖鞋后把那双明显是佐仓心悦的拖鞋也拿了过来,随后打开了她指着的那个柜子,果然在里面找到了一个透明的塑料箱。

    这箱子里各种药品还挺多,对付磕磕碰碰的外用药一应俱全,他翻了翻,很快就找到了一瓶甲紫,也就是所谓的紫药水。虽然佐仓心悦的右膝盖看上去鲜血淋漓,非常恐怖,但实际上还在擦伤的范畴内,更算不上伤筋动骨,通常拿紫药水或碘酒什么的杀杀菌消消毒,然后等自然愈合就可以了。

    看这家伙送佛送到西,似乎还准备帮自己擦药的样子,佐仓心悦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反对。

    她其实可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