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孟氏到闫家歇了几日,便使唤丫鬟将陈家村的里正叫来,她斜躺在榻上,比旁人深邃几分的眉目带了些肃然的冷意。里正弯着腰走了进来,先恭敬的朝帘子里头看不清容貌的女人拜了拜。

    “让他们离开陈家村,尽快。”

    孟氏的音色带了几分怀孕时的倦懒,漫不经心中也透漏出一股子冷意。她不耐烦了,这几年逗猫儿似的看他们母子艰难活着。

    里正吞吞吐吐,“夫人,可秦大爷那里若是再寻来,我该如何说?”

    她唇角一笑,“你怕什么?是秦昭让你吞了交给他们母子的钱?”她道,“人若是贪心,上了这山望着那山,那他说不定什么都落不着”,实在不耐烦和这种贱民说话,她转了头,“不论你用什么法子,让他们离开陈家村,否则真有朝一日韩策发达了,探出从前你做过的,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里正脸色变了一变,咬牙道,“小的会按照夫人的意思去办。”

    孟氏挥手让他下去,“就这么一点小事,别让我等太久。”

    等里正走了,孟氏扶着肚子起了身,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莫能怪她狠心?她一个女人不对旁人狠心,受苦的就是自己。何况韩策这个人——孟氏捂着自己的肚子,眼眸变深,她嫁给韩君卓这么多年,原是有一个孩子的。

    那时她哄着韩君卓把家中田亩祭祀立子哄在她腹中孩名下,被韩策发觉之后逼她落胎。

    可就算这样韩君卓除了赶走燕娘母子也不敢碰韩策,因为他是秦家人。所以这么多年来即使韩策非他血脉顶着韩家大公子的名声,韩君卓屁不敢放一个——他所有的富贵都来自燕娘。

    她不想韩策死,她要将他踩入谷底,让他明明拥有尊贵的身份却活的如同蝼蚁一般卑贱。

    闫母将那分外开胃的小菜端入了孟氏房里,孟氏听到了敲门声,眉头微皱着。她那次小产之后损了身子,怎么也怀不上,这次便格外当心,可就算是这样还是吃什么吐什么,更没什么胃口。

    “我没什么胃口,你端走——”话还没说完,闫母已经端上了桌,伺候的仆人刚掀开上头的盖子一股子浓而鲜的味儿偏飘了出来。孟氏本是真不想吃,可一闻到那股浓而鲜的蒜香味儿不知怎么就突然开了胃口,抱着肚子微微转身,“这是什么?闻着到很鲜?”

    闫母也不知道,“我儿寻来的厨子,据说是地方一绝,我便让他一试,果然口味十分独特”,两人对坐着,闫母替孟氏舀汤。她这几日害喜严重,如今闻着这味儿胃口开了,便尝了一小口,只这一开口却停不下来了,两人共食了所有餐饭。

    “今日这厨子当真不错”,孟氏好容易有了胃口,便让丫鬟取了好些银裸子当赏银。

    闫母吃着味道也确实好,“这肉炖的极烂,也不知是怎么做的?香嫩的很,过几日我让管家在采买一些。”

    等离了孟氏那里,便想去寻那厨子问她愿不愿意在家中久留,岂料这半日她那两只宝贝都没有找到,顿时也没心去找那厨,只吩咐了管家将赏银送去,又提着裙子连忙去找她那两只兔儿了。

    闫母自闫起出生起便想生个闺女儿,可后来一直都没怀上,那两只兔子是从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