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再见叶知秋(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年初冬,安隅病了几日之后格外小心翼翼。

    不是怕自己生病,而是怕自己传染给孩子。

    初冬的某个周末,徐先生在家休息,安隅昨夜提及宋棠约着出门逛街。

    这人欣然应允,从一开始的掌控到现如今的尊重自家太太的一切社交活动,这个过程的转变,是极大的。

    周末,徐先生在家带孩子,安隅外出聚会。

    婚姻中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万分的理解与尊重。

    在磨合临近四年之后,二人才逐渐的向这个方向靠拢。

    祝年,安隅再见叶知秋的次数屈指可数,她的印象中,,上一次见面应当还是在酒店的长廊上。

    再来,是今日。

    叶知秋与徐落微二人从一家高定店出来,与正准备进去的安隅二人迎面相撞。

    最先看到人的是宋棠,她伸手,拉了拉安隅的手臂。

    示意她向前看,安隅朝前望去,便见叶知秋站在店门口望着她。

    若是以往,不说嘘寒问暖,二人也必定要上演一番什么婆媳情深的戏码、

    可今日,仅是四目相对,无言无语。

    安隅想,叶知秋此时是何想法她不知晓,她只知晓,自己极为淡然,好似眼前站着的人不是自己的婆婆,不是朏朏的奶奶,而是一个极其普通的陌生人。

    安隅的目光是冷淡的,那种冷淡不是可以伪装出来的。

    这冷淡的面容让叶知秋到嘴边的话又绕了回去。

    “走吧!”安隅未曾刻意离开,绕倒是绕过叶知秋准备进店。

    若是掉头就走,难免显得自己太没品了些。

    宋棠默然,跟着安隅一起进去。

    身后,叶知秋与徐落微步伐未动。

    尘世间、女儿大多都是护着母亲的,徐落微也不例外。

    是以、当安隅和宋棠从店里出来时,见徐落微站在一旁望着她。

    心下了然。

    商场咖啡馆内,宋棠折了处较远的位置落座,而安隅与徐落微坐在角落里。

    二人将将点完单,眼前唯有一杯白开水盛放着。

    “朏朏还好?”天家人的套路都是如此,明明她此时坐在跟前绝对不是为了问朏朏好不好,可她就是能在开口时给与你那些让你觉得是温暖的错觉。

    徐家人,善于谋心。

    倘若此时坐在跟前的是一个不谙世事,亦或是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只怕已经感动的不行了。

    安隅大抵是被叶知秋伤的不轻,此时对徐落微的这句询问无半分好感,她端起杯子,浅浅淡淡的喝了口水、

    嘴角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当然,也未曾回应徐落微的话语。

    “母亲最近一直都觉得愧对于你,”徐落微再开口,目光落在安隅身上,似是不想放过她的一举一动。

    而安隅呢?

    颇为优雅的靠在椅子上,淡淡袅袅的望着徐落微“仅是愧对吗?”

    徐落微原以为安隅可能会说那么一两句客气寒暄的话语,可、、、、、并未。

    她这声理直气壮的反问让她有一秒的语塞。

    望着安隅,多了些许不可置信。

    一时间,徐落微也不知该如何言语下去。

    唇边的话语绕了又回,落了又起。

    “人生在世,孰能无过?”

    “成年人的过错有几个是无心的?”叶知秋的过错是她百般算计来的、

    如今徐落微在她跟前说什么孰能无过,实在是令人不喜的很。

    “还是你因为她是你母亲准备睁着眼睛说瞎话包庇到底?坐在我跟前同我言语还不如去我问问你母亲,问问她算计这一切得到了什么。”

    许是因着不喜,安隅话语都高昂了几分。

    望着徐落微远没有刚刚那时的客气,多的是凌厉。

    “五十知天命,知天命也该认命。”

    叶知秋认命了吗?

    没有,她不仅没有认命,且还伸手算计这一切。

    说可恨也不为过。

    这日,安隅的话语不算客气,且这不算客气中将她眼眸中的厌恶演绎的淋漓尽致。

    她不喜叶知秋不是假装的,是真的不喜。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