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恋爱的故事(四千字,二合一,为萌主灵焱之锐加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般而言,爱情是一种奢侈品。

    她不像私人飞机、私人保镖、盛大的舞会之类的奢侈品,需要花费你有形的财产。她会耗费你的精力、你的智慧、甚至你的生命,她花费的是你无形的财富。

    而且,她像那些耗费你有形财富的奢侈品一样,会持续不断的消耗你的财富。如果某一段时间你减少了这方面的投资,这种名为爱情的奢侈品会迅速褪色。甚至比你的真皮大衣还要朽坏的快。

    当然,这种奢侈品也会像陈酿的美酒一样,沉淀的时间越长,发酵的味道就愈发的美味可口。

    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在消耗着自己的无形财富,去换取那可怜的有形财富,来维持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只有那些不需要消耗太多无形财富的人,才能够用浪漫与时间来堆砌这种昂贵的消耗品。

    而巫师则不一样。他们不是一般人,他们会魔法。

    十九世纪的大巫师列夫·托马锡曾在《时间线——魔法的基准线》一书的序言里写道“……除去时间,这个世界没有其他真正的魔法了。而爱情,则是其他里面最接近魔法真谛的存在……”

    或许是因为高中之前的学生生涯过于单调与纯洁,郑清在这个骚动的年纪充满了茫然。而伊莲娜就像是黑暗中的灯塔,让迷茫的他看到了某些方向。

    短裙、高跟、大波浪的长发、每天都不一样的衣服,无一不充满异性神秘的诱惑。有时郑清感觉自己仿佛是被海妖迷惑的水手,明知道眼前的深暗的海水,却还是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

    原本一切都还好。

    就像男生想象的那样。

    恋爱是甜滋滋的,有时候夹杂着一点冰凉,但大部分时候都散发着令人迷醉的馥郁芳香。但出于年轻人的敏感,郑清有时候觉得伊莲娜对这份感情不够认真。

    虽也谈不上敷衍,但与郑清见过的那些仿佛时刻腻在一起的热恋中的年轻男女完全不同。

    尤其最近,伊莲娜三番五次玩儿失踪,让年轻的公费生大感不满。

    他决定与吉普赛女巫打冷战。

    但仅仅过了一个星期,郑清就后悔了。

    因为他刻意躲避女巫的同时,女巫并没有刻意找他。

    这让他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他怀念与伊莲娜在一起时那种轻松的感觉,仿佛醉酒后的超然,却没有醉酒的痛苦。他怀念那种心跳的日子,怀念她每天都不一样的妆扮,怀念她高挑的身材,迷人的笑容。

    “想她就去找她啊,没见过你这么小心眼的男生!”辛胖子对年轻公费生的纠结大惑不解“男生向女生认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你不懂。”郑清略显惆怅的看了胖子一眼“当你有了女朋友之后你就会明白,男生也是有自尊心的……”

    这话就有点伤人了。

    胖子勃然大怒,将肥猫从身上丢下去,气咻咻出了门。

    肥猫愤怒的冲郑清嗷了一嗓子。

    年轻公费生没有搭理那两只胖子,而是转头看向萧笑,试图从宿舍另外一位有恋爱经验,而且知识渊博的舍友身上求取一道真经。

    萧笑捧着他的黑壳笔记本,脑袋整个儿埋在笔记本后面,瓮声瓮气的说道“爱情与时间一样,都是最伟大的魔法。”

    “时间的表现形式是存在,只有存在,时间才有意义。”

    “而爱情的表现形式是倾听,爱,就要学会倾听。”

    “如果你连倾听都做不到,怎么能说你爱她呢?”

    很好,这个回答很‘博士’,郑清为自己的妥协找到了理论依据,心底顿时鼓起几分勇气,自言自语道“是啊,我总要听听她是怎么解释的,对吧。”

    就这样,不知不觉,他又来到图书馆,来到经常与伊莲娜一起学习符箓的位置。

    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熟悉的位子上翻看着什么。

    郑清竭力克制自己转身逃走的冲动,嘴里不断喃喃着‘存在’‘倾听’‘时间’之类含义不明的词语,同时顺手从旁边的书架上拽了一本最厚最重的书,来到那个位子前。

    “你在读《壶公四文》。”

    郑清将自己手中厚重的《论起源》放在伊莲娜的对面的老位置上,瞥了一眼伊莲娜手中的书,装作很随意的问道。

    “是啊。”伊莲娜用笔杆挑了挑自己的长发,用同样镇定的语气回答“你说过的,符箓的基础都在这里面,只要不灰心,任何巫师都能够掌握它。”

    “哦,也许我有时候过于武断了。”郑清用很大的力气才掰开手中的《论起源》——这是一本讨论魔法本源的哲学书,郑清很怀疑他能不能看懂这本书的序言——不过不要紧,反正他也不是来看书的,他全副身心都在对面吉普赛女巫的身上

    “虽然《壶公四文》涵盖了符箓的一些基础知识,但是学习符箓最主要的还是引导,嗯,引导还是很重要的。”

    这个暗示非常明显了。

    伊莲娜抬起头,眯着眼,看向年轻公费生,眼神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引导?这个词听上去像是一个阿尔法学院的学生说的1,而不是一位九有学院的公费生说的。这不仅仅是武断……你的行为已经属于鲁莽了。”

    郑清没有抬头,仍旧盯着面前《论起源》的序言,只不过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此刻,他正绞尽脑汁,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思考怎样提醒伊莲娜她错在哪里,思考怎样才能明智而不失优雅的接上女巫的话

    “并不鲁莽。”

    他干巴巴的说着,否认了女巫的指控,同时小声提醒道

    “你必须承认,你的一些不太适宜的举动造成了我的武断。”

    他的声音很没底气。

    “唔,不管怎样,已经过去了。”伊莲娜重新低下头,不再指望对面的男生聪明一点,同时开始做起笔记“期中考试我的符箓成绩绩点是三点九,比起之前只能拿一个学分,甚至拿不到学分的情况要好太多了。”

    “是啊,我在学分榜上注意到了。”郑清察觉到空气中的气氛松动了一点,顿时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