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八章 伪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严嵩还想把徐阶当枪使呢,徐阶这把枪又岂是这么好使的。

    他刚一抬手,徐阶便看出了他的意图,反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来。

    这家伙,徐阶这一巴掌,错点就煽他脸上了。

    当然,严嵩的脸也不是这么好打的,你敢去煽他脸可得小心了,他分分钟都有可能反手还你一巴掌!

    要说玩阴谋,耍手段,徐阶可能比他强一点,但是,要论手中掌握的权力,这会儿他比严嵩可不是强了一星半点。

    你家伙再会玩阴谋耍手段又怎么样,绝对权力在手,老子一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老子倒要看看,嘉靖是相信你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右参政,还是相信我这个吏部尚书兼内阁大学士。

    嘉靖可没徐阶精明,想要糊弄,那简直不要太容易。

    他表面上是公正无私,让鄢懋卿上报西北边军粮饷的调拨情况,并提供来往公文以为凭据,实际上却是想要伪造公文,糊弄嘉靖!

    这伪造公文,听起来好像蛮难的样子,不过,这难度也是看人来的。

    要是一般的平民百姓,想要伪造公文,那难度自然相当的大,问题严嵩和鄢懋卿就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他们可是官员,而且还是权力很大的官员,公文什么的,本来就是他们造的,伪造什么的,太容易了。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是在伪造公文,他们造出来的公文就是真的,比任何假的都要真!

    嘉靖哪里能想得到,平日里“老实巴交”,“忠诚可靠”的严嵩竟然会联合别人伪造公文来欺骗他,所以,当看到鄢懋卿交上来的凭据之后,他顿时火冒三丈。

    鄢懋卿这家伙,那也是相当奸猾的,伪造出来的公文简直一点漏洞都没有,山西九万边军的粮饷,他好像都已经以盐引的形式派过去了,而且,他还有各地盐商到各大盐场兑换盐引之后留下的凭证以为证明,证明山西边军的确已经收到了粮饷!

    好你个夏言,山西边军都兵变不断了,你竟然还敢欺瞒朕!

    好你个曾铣,说什么收复河套,收拾鞑子,原来是想扩充边军,侵吞粮饷!

    还有,徐阶,你小子吃多了还是怎么了,朕要你上奏山西的具体情况呢,你扯什么南京户部?

    当然,徐阶的脸也不是那么好打的,关键的地方,他都用了“听闻”二字,也就是说,他都是听闻别人说的,不是他自己在故意捏造。

    这听别人说什么也有罪吗?

    当然没罪!

    嘉靖想了想,也只能悻悻作罢,饶了他这一回。

    不过,夏言和曾铣那可就不能饶恕了。

    你们这两个奸佞小人,还要欺瞒朕到什么时候?

    他仔细查看了一番鄢懋卿提供的凭证之后,当即便命人把夏言给招了过来。

    夏言还不知道山西兵变的事已然露馅了呢,嘉靖一天到晚都窝在深宫修炼,怎么可能知道山西生了什么。

    他只当嘉靖是心切收复河套一事,想找他问问而已。

    这事,唉,真不知道怎么说了。

    他一路思索,一路魂不守舍的跟着小太监来到乾清宫中。

    嘉靖的城府,那还真不一般,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能装出什么事都没生的样子,亲切的问道:“公瑾,曾铣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啊,他准备什么时候动大军收复河套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